《善良的男人》故事講述了為了心愛的女人韓在熙(朴詩妍飾)而不惜一切犧牲自己的純情男姜馬路(宋仲基飾),在遭到她的背叛後,決定利用和自己人生之路完全相反的另一個女人徐恩琪(文彩元飾)報仇而飽受愛情折磨的故事。

善良的男人線上看

人物角色

演員 角色 年齡 介紹
宋仲基
童年:姜燦熙
姜馬陸 30 算了,停止吧。現在看似沒有我能做的事?變了心又能如何?我不再是以前的姜馬陸了。
父親年輕時被稱作卡薩諾瓦,母親是就算只有一分錢,也要分人一半的善良女人。扣除悲慘的家庭背景,天資聰穎的馬陸擁有父親出眾的外貌,堪稱完美男人。在國家最高學府醫學院就讀,為之傾倒的女人多不勝數,但是馬陸的眼中只有在熙。在熙是社區裡最漂亮的姐姐,她小時候跳進馬陸家裡的瞬間,也深深跳進他的心裡,成為他心中唯一的燈塔。

六年前,他聽到在熙緊急的求救並且跑出去,那天之後一切全都改變了。眾所期盼的醫大生姜馬陸消失了,他失去唯一的生存理由——在熙。

現今的他,高傲、時尚、挑剔,是流連在女人堆裡欺騙情感的高手,當紅女演員及上流社會女人都深陷於他的魅力而無法自拔。

現在…,只要找回在熙姐姐就行了…。這時,從未想過的一個女人走進馬陸的人生。她叫徐恩琪,將在熙稱為媽媽。

文彩元 徐恩琪 29 你對我做了什麼?究竟對我做了什麼,你的身影整日在我腦海中徘徊,揮之不去?
父親是國家財界排位第38的「泰山集團」總裁。一直以來阻隔恩琪有著同齡孩子的感情、想像與幻想,依照泰山繼承人的模式培養,讓她如同秘密武器般地成長。

傷心的時候學不會哭,高興的時候學不會笑。越是悲傷越要笑地開心,越是高興則越要保持沉默。非得哭的時候,獨自躲起來哭泣,非得笑的時候,獨自躲起來笑。

對任何人都不會表露真心,不相信任何人,即使那是家人…。在這險惡又可怕的世上,那是唯一生存的方法,父親如此教導恩琪的。

直到遇見姜馬陸,恩琪怎樣都無法理解的一個男人。剛開始覺得可怕…,再來是好奇…,接著總是想起他來…,然後總是想見到他…,最後想要擁有他。

朴詩妍
童年:朴昭英
韓在熙 35 爬到高處的感覺居然如此享受,如此璀璨耀眼…,我想一直待在這裡,假如這是夢,寧可到死都不要醒來。
母親是妓女,爸爸是誰就連母親也無法回答。唯一的哥哥沉迷賭博,打算把她賣給老鴇,在這陰溝沼澤陪她挺過來的是馬陸。

對在熙而言馬陸是家,永遠開著燈,有暖呼呼的炕,在恐懼和危險之中守護著在熙。即使失去世上的一切,總是有個人永遠展開雙臂,用特有的微笑等待著在熙,那唯一的家。

但是徐會長對有著強烈慾望想要脫離陰溝沼澤的在熙展示了一個嶄新的世界,那裡是她完全無法想像的。雖然並非存心有意,但為了那華麗的生活,對馬陸犯下滔天大錯,厚顏無恥地離開他,離開世上唯一的依靠…。

姜馬陸相關人物

演員 角色 年齡 介紹
李光洙 朴載吉 30 馬陸的朋友
父親是擁有相當規模的精仿包工廠社長,託他的福,雖然算不上富二代,但從小也是嬌生慣養,聽著「少爺」聲起床。從韓國一流大學經營學科順利畢業,但是看到他的行為就會不禁感嘆:「那種人怎麼可能…。」,沒人相信他的履歷。看到女人會不知所措,特別是性感美女。

大家都認為他好欺負,甚至連隔壁小狗都嘲笑他。但是他善良到無可比擬,就好似得了一種叫做善良的病。將在路上暈倒的巧克揹回馬陸家後,和馬陸結下友誼。

李侑菲
童年:韓瑞真
姜巧克 22 馬陸的妹妹
馬陸的父親與湯飯店的老闆娘一夜疏失而出生的孩子。從小哭得再厲害,只要給塊巧克力就不哭了。沒有給予太多關愛的父親,隨手寫了個名字,就給孩子以巧克之名報上戶口。

身體不好,患有氣胸,再加上噬血球性淋巴組織增生症這種罕見的病,總是發燒暈倒。因為病痛,現在大學休學中。

趙成夏 石民赫 50 馬陸的醫大指導教授
七年前在韓國醫大教書,現為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的交換教授。接到馬路的電話,為了治療恩琪而回到韓國。
金藝媛 金有羅 朴載吉的女友

徐恩琪相關人物

演員 角色 年齡 介紹
金永哲 徐會長 60 恩琪的父親/泰山集團會長
現在臥病中,舊疾已經發展到肝硬化晚期,除了肝臟移植別無他法。為了守住集團,以冷血淡漠的方式栽培恩琪,但他始終是個疼愛女兒的父親。對於陪伴在身邊的在熙心存感激,但是個比起自己更珍愛恩琪,比起在熙更珍惜自己的自私之人。
李相燁 朴俊河 34 泰山法務組所屬律師
多愁善感,溫暖,像奶油般細膩又溫和。父親也是泰山集團律師,所以從記事起就和泰山集團結下不解之緣。一直注視著恩琪,從懂得男女情愛開始就喜歡她,但是因為害羞的個性而無法表白。
陳 京 玄靜華 35 恩琪的專屬秘書
為了不讓恩琪受傷的事實曝光,遞交辭呈,將恩琪隱密地藏起來照顧。恩琪重返泰山集團後,幫助她奪回公司。
安信源 >金正勳 恩琪的前男友

韓在熙相關人物

演員 角色 年齡 介紹
金泰勳 安民英 42 泰山法務組首席律師/俊河的上司/離婚男
從法大入學通過結業考試,再到進入司法研修院以首席畢業,都是靠徐會長的支援。收起父母生平所期盼的法官夢,為徐會長做事,將這當作對他的報答。
吳 龍 趙英裴 38 俊河的秘書
被安民英的利害關係所蒙蔽,將他的懷柔政策當作人生的機遇,並對他無限忠誠,背著俊河將情報轉交給民英。
金那原 徐恩碩 4 徐會長與在熙的兒子/恩琪的異母弟弟
善良又聰明伶俐。很喜歡恩琪姐姐,但是因為恩琪對他反感,總是被欺負而感到受傷。

分集介紹

第1集
姜馬陸奔跑在醫院走道內,經過休息室時突然停下腳步,休息室的電視上正在播放韓在熙報導新聞的畫面。醫生讚馬陸是不可多得的醫生。

恩琪公司的一位理事要去見會長,恩琪讓他上她的車,在路上,恩琪給了理事一些下馬威…

馬路接到韓在熙救命電話,拋下生病的妹妹姜巧可前往,賓館裡只見驚慌坐地的在熙和已身亡的男人。6年後替代在熙自首的馬陸成了牛郎,馬陸身著浴袍跟一名女子在賓館,女子黏上去,馬陸提出到此為止吧,給了女子一張支票,女子很生氣的說為什麼,馬陸戳穿了女子一開始接近馬陸的目的,女子驚慌,抓住馬陸不讓他走,說我對你是真心的,一開始是像馬陸說的那個樣子,但是發現他跟別的男人一樣,說自己是真的喜歡她…

第2集
在熙一時激動說姜馬陸不是醫生,讓馬陸停下來,雖然馬陸受到了刺激,但還是把急救措施堅持了下去,徐恩琪終於脫離了生命危險,治療後馬陸傷心地離開了。

姜馬陸走在馬路上回想起小的時候,一天和妹妹一起在院子裡面洗衣服,忽然衝進來一個滿身傷痕的女生,請求馬陸在他家了躲一躲,這個女生就是在熙。然後他們一起長大,一起讀了大學,在大學裡在熙問馬陸有那麼多女生追他他為什麼不選一個,馬陸就向在熙表達了心意,在熙幸福的與馬陸約定不要背叛她。思緒回到現在,最後姜馬陸告訴自己,一切都已經變了,他和在熙都已經結束了。

俊河到醫院去看徐恩琪,恩琪責問為什麼把自己的生命交給一個不是醫生的人,對此很是氣憤,恩琪認為馬陸是在熙找來想要害死她的人。恩琪聽說在熙和馬陸是認識的,正好這時恩琪接到電話,被告知在熙從銀行取了一大筆錢。

在熙知道了馬陸現在所從事的行業。於此同時馬陸正帶著妹妹在醫院做身體檢查,六年前的病給妹妹留下了後遺症。馬陸家裡載吉告訴了在熙這些年馬陸是怎麼過的,妹妹的病需要大筆的錢,還有父親死前欠下的賬,馬陸又是一個有前科的人,只有當牛郎賺錢。

載吉告訴在熙是因為馬陸怕在熙找不到他們所以一直沒有搬家,告訴在熙馬陸一直在等她。在熙很自責,留下一個信封和許多慰問品之後走了。載吉把信封交給了馬陸,倆人發現裡面裝了十億,馬陸看到錢後激動的衝出去要找在熙,但是沒有找到。

晚上在熙回到家,恩琪攔住在熙並質問在熙為什麼給了馬陸十億,恩琪認為是十億是在熙給馬陸的封口費,只可惜任務失敗,馬陸沒有害死她。在熙與恩琪爭執起來,恩琪告訴在熙她要幫因為在熙而被趕出家,最終在一個星期後病死的媽媽報仇,她會找出在熙的把柄並把她趕出去。

在熙被逼只有說是被姜馬陸要挾了,說姜馬陸是知道七年前恩琪在美國藏毒被調查事件的青年,並以此威脅恩琪。恩琪與父親因工作發生爭執,父親一氣之下說不會把財產給沒有能力的人。

姜馬陸急忙趕到醫院看望妹妹,馬陸對妹妹更加的自責。之後恩琪去山上騎摩托發洩憤怒,正好遇見馬陸,兩人比賽結恩琪起差點從山上摔下去,關鍵時刻被馬陸拉住。

第3集
姜馬陸及時拉住了即將掉下山的恩琪,把她救了上來。恩琪得救後發現摩托車不見了,激動地要衝下山去找她的摩托車。馬陸趕緊拉住恩琪,說剛把她救上來為什麼又要尋死。恩琪激動地大喊她的娃娃還在摩托車裡面,一邊哭喊著媽媽一邊掙扎著要爬下山去,馬陸發現情況不對,就問恩琪車裡是不是有重要的東西,

馬陸冒著危險爬下山去給恩琪找娃娃,當馬陸順拿到放在摩托車裡面的娃娃後,綁在馬陸身上的繩子突然斷裂,馬陸被送到了醫院。之後恩琪到病房裡看望馬陸,恩琪問馬陸是不是認識她並且心有所圖,不然怎麼會不顧生命危險去替她找娃娃。馬陸教訓了恩琪,並表示不希望和她再有任何瓜葛。

恩琪為了給父親做移植手術去做了檢查,可是父親卻不同意做移植手術。在熙去做了檢查,結果顯示自己的條件剛好能夠為丈夫做移植手術,並表示自己願意為丈夫做移植手術。丈夫聽後很感動,決定把名下的一家購物中心轉到在熙名下,在熙卻請求丈夫不要這樣做,她說這是作為一個妻子應該做的。會長再次被感動,決定要與在熙舉行婚禮公告世人,要讓大家都認可在熙與孩子。

馬陸找人把娃娃還給了恩琪,恩琪想起母親走的時候把這個娃娃交給她,並讓恩琪和她一起走,恩琪卻說自己會一直堅持下去,就算是死也要死在屬於她的地位上,不會像母親一樣做一個失敗者。之後恩琪去醫院看望馬陸,卻發現馬陸已經出院了,恩琪就像醫院問了馬陸的家庭地址。

馬陸來到了妹妹可可的親生母親開的飯館,看見妹妹的繼父衝進來要打可可的媽媽,馬陸就上前制止,結果反而被兩人聯手打了,馬陸之前救恩琪受的傷還沒好,又被打到了傷口,身體不適的倒在了地上,幸虧可可及時趕到制止了媽媽。馬陸身體不適坐在外邊休息,恩琪走過來與馬陸說話,馬陸才發現恩琪還沒有走。這時可可的媽媽要求馬陸把可可帶走,說自己沒能力照顧可可,可可絕望的決定跟著馬陸回家,最後馬陸開車載著恩琪和可可一起回首爾。

在熙拿著一瓶香檳來找安律師,告訴安律師自己的身世,母親是妓女,哥哥是賭徒加黑社會,從小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哥哥和媽媽一有機會就想把自己賣到酒樓,是姜馬陸讓她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姜馬陸是她深深愛過的男人,在熙還把自己殺過人,馬陸替她頂罪的事情也告訴了安律師,希望安律師能夠幫助她。最後安律師送在熙回家,他問在熙為什麼相信他,他是二十多年一直服侍會長的人,在熙說因為她知道安律師喜歡他,最後在熙吻了安律師,這一幕正好被送恩琪回家的馬陸看見了。

第4集
次日在熙在健身房鍛煉身體,想起馬陸與恩琪的事情失神差點摔倒,正好被恩琪扶住,恩琪順便諷刺了在熙,說在熙馬上就要結婚了千萬不要出意外。在熙問恩琪與馬陸是什麼關係,倆人發展到什麼程度了,恩琪故意表現的很喜歡馬陸,還說是自己一直纏著的人。
馬陸去找恩琪,遇見在熙,馬陸裝作不認識在熙,還說以前是韓在熙記者的粉絲,不過很遺憾現在不是了。會長問馬陸是誰,恩琪說是和自己交往的人。於是會長邀請馬陸一起吃飯。順便調查一下馬陸的背景,馬陸告訴會長自己雙親去世,大學也沒上完就被開除了,現在的工作是在酒吧當陪酒。

會長聽後很生氣,恩琪卻說自己不在乎這些,還問當初在熙引誘會長的時候會長對在熙瞭解多少呢?會長生氣的往恩琪臉上潑了一杯酒,並讓在熙給馬陸一筆錢打發掉馬陸。在熙問馬陸到底想要幹什麼,問馬陸是不是要像她報仇。馬陸受到刺激,說如果韓在熙不願意從這種生活中走下來那麼他會先上去,然後把她接下來。

第5集
馬陸趕到日本找恩琪,馬陸來到恩琪的房間,看著恩琪手頭有好多沒完成的工作,於是通宵幫恩琪完成了工作,並且在學過經濟的載吉的幫助下找到了幫恩琪籌集資金的辦法。

第二天馬陸來到房間外,一把抱起睡著的恩琪將她扔進了草坪邊的池塘裡面,恩琪驚醒後發現馬陸很是吃驚,恩琪問馬陸怎麼來的,馬陸說自己想恩琪了所以來了,還把自己找到的解決辦法告訴了恩琪,恩琪聽後很感動,馬陸說等她打贏這一仗後再感動也來得及,當恩琪起身準備去阻止在熙賣掉青森度假村的時候,馬陸叫住恩琪在她額頭印上一吻。

俊河提議說讓恩琪繼續留在公司上班然後從工資裡面扣除公司損失的錢,如果不夠的話可以把自己的工資也補貼進去。會長聽後告訴俊河以後就算所有人都反對恩琪,不與恩琪站在一邊,請俊河也一定要支持恩琪,站在恩琪的這一邊,俊河說自己一定會的。俊河無意發現了在熙親吻安律師的影帶。

另一邊恩琪為了和馬陸見面還特意化了妝,穿了裙子。這時在熙給馬陸打電話說想見他,求馬陸給她十分鐘,兩人約在海邊的橋上見面,在熙說了很多馬陸都不理會,最後在熙跳進了海裡面。馬陸很慌張,跳進海裡把在熙救了出來,把在熙送到酒店在身邊照顧她。在熙醒來問馬陸是不是沒有還沒有忘記她。在熙說自己一定會回到馬陸身邊的,請馬陸相信她並等她。馬陸聽後很生氣。

馬陸走後忽然想起之前與恩琪約定見面,就趕緊趕到了恩琪住的地方發現恩琪不在,最後在兩人約定的地方找到了恩琪。馬陸很感動,吻了恩琪…

第6集
恩琪完全沉浸在愛情的世界裡面。在馬陸工作的酒吧裡面,在熙告訴馬陸今晚酒吧被她包下了。在熙讓馬陸停止和恩琪戀愛,如果恩琪知道自己被馬陸利用會很傷自尊的。這時馬陸接到載吉發的短信,說他和恩琪正在去酒吧的路上,如果有其他女人讓馬陸趕快解決掉。

恩琪在電話裡對著馬陸說我愛你,馬陸就當著在熙的面說他也愛恩琪,馬陸說在熙老是玩著一樣的遊戲不覺得厭煩嗎?對他這樣連殺人罪都頂替的人,用什麼手段能贏呢?在熙問馬陸是要報復她嗎?那麼就走著瞧吧。在熙轉身要走,卻表現出身體不舒服的樣子,馬陸看後有些於心不忍,最終還是忍住。安律師開車來在酒吧門口接走了在熙。安律師發現在熙身體不舒服,問她要不要去醫院,在熙告訴安律師只要利用她就行了,不要喜歡她。

第7集
會長讓在熙去馬陸家找恩琪回來。並且說要是在熙搞不定馬陸,就把他送進監獄。在熙提議找一群混混去找馬陸的麻煩。會長沒同意,但在熙自作主張了。

恩琪在回去的路上,遇見了在熙,她又發病暈倒了。在熙送她去醫院。馬陸心裡也不好受,在路上被襲擊了。在熙打電話給馬陸,以店舖要求馬陸不再見恩琪,並且說是會長親自準備的,還威脅他說下一次不一定會讓誰受傷。恩琪模模糊糊聽見了這些話。

會長知道了在熙與安律師間的姦情。恩琪冒雨跳窗戶去找馬陸,連鞋都沒穿。恩琪對馬陸說著自己對他的愛,還說原來的話是騙人的,因為有姜馬陸這個人,自己才覺得活著是多麼好,所以自己唯一的願望就是每天看著他,說愛他,和他一起慢慢變老。馬陸抱了她。這一幕正好被在熙看見了。

第8集
馬陸幫恩琪處理了腳上的傷。馬陸出去買飯。馬陸回來的時候,恩琪已經睡著了。馬陸看見了恩琪留給他的字條,兩人相約去旅行。而那個地方也是馬陸與在熙第一次旅行的地方,充滿著兩人的回憶。

馬陸早上起來去給恩琪買衣服,在商店裡看見了在熙的報道,想起了在值威脅在熙的話。在熙知道會長知道了自己與安律師的姦情與自己與馬陸的關係,並把遺產全部給恩琪,心裡很著急,安律師勸她離開會長家。她不想放棄自己,打電話給馬陸,說在值快死了,還做出自己受傷了的假象,要馬陸再幫她一次。最終,馬陸聽了留言,再一次留下了恩琪去找在熙,並且對恩琪說自己要去找個人,明天去旅行。

在熙發短信給恩琪說馬陸來找她了,恩琪心裡很不好受。恩琪來到在熙說的地方找馬陸。正好聽見馬陸對在熙說的話。馬陸說姐姐你比我還瞭解我自己,只要姐姐說幫我,我就瘋狂的跑向你,無論姐姐做什麼我都理解,都到這個地步了我還迷戀姐姐,好像我有什麼毛病似的。在熙說,好啊,我會下來,拋棄那些和你在一起。這時恩琪走了,沒有聽後面的話。

馬陸說不用了,無論韓在熙做什麼,都與我無關了,衝向你的我的熾熱的心已經消失了。在外邊,馬陸看見了恩琪的車。在熙打電話問馬陸是不是因為恩琪,是不是他已經愛上恩琪了。馬陸說自己後悔了,後悔把恩琪牽扯進來。

回去的時候,恩琪和馬陸正好錯開了,馬陸回到家,沒有看到恩琪,心裡知道恩琪誤會了,很不舒服。而且也知道了恩琪知道那個經典對於他的意義。

在熙知道會長要對自己不留情面了,去取出來了六年前泰成集團員工舉報會長的證據,而且自己也為了這份證據殺了人。於是在熙拿著證據去找會長,做最後一搏。

馬陸去海邊照恩琪。在海邊,恩琪問馬陸不是第一次來這裡吧?馬陸說是第一次,原來說好要和和自己愛過的人來,但是沒能來成。而那個人是韓在熙。

第9集
馬陸告訴恩琪相遇等的一切都是自己算計好的,恩琪氣憤說自己不顧一切逃出來找的並不是現在面前這個男人,恩琪傷心離開。

在熙把罪證拿到會長面前,會長震怒,病發了,在熙希望會長給自己的兒子同樣的遺產,遲遲沒有給會長藥急救,當她想找救護車的時候被安律師阻止了她!這一切都被電話另一頭的俊河聽到了,但是安律師卻拋出炸彈性的秘密,並以此威脅俊河,俊河妥協。原來恩琪媽媽的死是俊河的父親一手操辦的。恩琪看到俊河的短信,得知父親過世,傷心之下,開車撞向了馬陸……。

一年後,載吉的父親過世。在熙成為公司的代表理事,而恩琪在一年前的事故中失蹤,至今下落不明。在熙卻被商場上的對手指著鼻子罵自己是恩琪不在時候看門的狗,

馬陸也變了,變成一個能夠麻木欺騙別人甚至威脅到他人生命毫不在乎的人。恩琪突然出現告訴馬陸自己失憶了,身邊只有馬陸的照片,找到馬陸說看見他就想起他們曾經是相愛的戀人……

第10集
原來,車禍後恩琪就失憶了,但馬陸對恩琪說自己和她只是在一起拍照的關係,希望恩琪能夠離開。恩琪傷心地離開,但是內心覺得馬陸在撒謊,不相信馬陸是這麼絕情的人。

馬陸繼續幹著欺騙別人賺黑錢的事兒。被以前認識的同學叫到醫院,原來,馬陸車禍後腦補有淤血,出現嘔吐疼痛的狀況全是因為這個,這病情有20%的死亡率,急需手術,但是馬陸卻說自己現在有需要完成的事情,不能冒著可能醒不過來或者有後遺症的風險進行手術。

馬陸夢到恩琪和他的決裂和車禍的事情。在植來到恩琪住處,此時恩琪正努力學習基本詞彙和認識自己,她對著馬陸的照片發呆沉迷,在植騙恩琪自己是馬陸的哥哥是馬陸讓他來找恩琪的,要帶走恩琪。原來在植和安律師有交易,他要帶恩琪到別人找不到的地方。馬陸看了恩琪留的紙條,推測是在植帶走了恩琪。馬陸找到恩琪和在植,在路上劫住了他們的車……

第11集
被救的恩琪以為馬陸生氣是因為嫌棄失憶笨拙的自己而傷心回去,馬陸黯然獨坐車裡。在熙在辦公室心慌想起自己指示哥哥在植賣掉恩琪,收到在植事情辦成的信息。在植打電話給在熙要錢時發現她已經報警抓自己坐牢。哥哥逃到馬陸家說明在熙指使的真相祈求保護。馬陸立刻趕去找恩琪。

馬陸妥協娓娓講起兩人相識過程哄她離開。恩琪坐在馬陸車上隱隱憶起過去一幕。在熙在議會上利用哥哥提供的錄像為證動情動理說服剝奪恩琪理事職位。馬陸決定搬家保護恩琪,赴約見俊河,被請求幫助恩琪成為泰山集團CEO。

在熙來到馬陸家發現人去樓空。恩琪彷彿康復一般出現在韓在熙正式就職泰山會長的發佈會上,並宣佈介紹了自己的協助者、未婚夫姜馬陸。

第12集
恩琪和馬陸的出現令在熙驚惶不敢置信,安律師問她究竟是為恩琪還是為馬陸生氣。馬陸對依然失憶的恩琪說公佈存在才是安全的,想起自己以獲得一半的泰山為條件答應俊河事成後離開恩琪。玄秘書對俊河感慨愛情的力量讓恩琪恢復。在熙和恩琪馬陸上了同一個電梯,邀請他們回家接風。

在熙譏諷恩琪迷戀男人而錯過父親送終儀式,令恩琪頗為傷心愧疚。馬陸對在熙說他已經忘記了她,一心只有恩琪,帶恩琪回家吃晚飯。馬陸吃著止痛藥工作。俊河給馬陸攻擊韓在熙的資料。

安律師逼問恩琪病情想讓她放棄成為CEO,被恩琪斥回,恩琪同時又想起過去一幕。馬陸在議會上從另一更危險的司法角度駁斥在熙議案。俊河驚歎於馬陸才能。恩琪檢查健康癒加好轉,醫生說都是馬陸的功勞,並說恩琪是不願想起痛苦記憶才失憶的。

馬陸帶恩琪去旅行,馬陸很後悔自己曾經傷害了恩琪,當馬陸和恩琪一起走在他們出車禍的隧道裡,車上恩琪想起了撞車的一幕。

第13集
恩琪學習為馬陸下廚做飯,她開始有意識的回憶自己車禍時的場景,找回過去的回憶。恩琪對馬陸訴說自己害怕,怕到時馬陸不在需要自己,厭煩自己的時候就離開自己。馬陸承諾她無論發生什麼情況自己都不會厭倦,也絕對不會逃走。這時,警察來找馬陸,要他協助調查泰成企業以利用不當競爭侵害營業機密對他提出的訴訟。

恩琪去醫院找醫生希望他幫助自己恢復自己,但是沒有什麼進展。另一方面,安律師懷疑恩琪已經失去了自理能力,讓手下去查恩琪的過去,調查一下是不是自己料想的情況。

恩琪一個人在家思考自己車禍時的場景,在熙來了,恩琪很驚慌。恩琪不停馬陸的勸告把在熙放進來了。在熙告訴了恩琪自己與馬陸的過往,還說馬陸是為了怨恨自己才和她在一起,要她放棄馬陸。經過這一系列的刺激,恩琪回想起了一些事,而且最終因為頭疼而倒在地上。這時,馬陸來了,直接叫在熙滾,然後送了恩琪去醫院。

恩琪心裡,馬陸向恩琪道歉自己去晚了,恩琪又昏過去了。安律師找到了恩琪沒有記憶,而且忘記了一切的線索,資料給了在熙,兩個人決定利用這點來打擊恩琪,拉下恩琪。

恩琪醒來,自己跑出了醫院最終馬陸在醫院外邊的椅子上找到了恩琪,但是恩琪再次失去了記憶。

第14集
恩琪又失去了記憶,這次她連馬陸都想不起來了。馬陸帶恩琪回家,恩琪看見自己與馬陸的合照,發了脾氣,然後又昏了過去。

第二天,在熙再次來找恩琪,在熙說馬陸是為了同情才和恩琪在一起,馬陸對自己才是愛情,並且說自己想要找回自己與馬陸的愛情,然後就走了。

恩琪拒絕馬陸的好意,恩琪一個人在房間裡哭,哭的歇斯底里。而馬陸再次的病發了。自己一個人在衛生間裡嘔吐,承受著後遺症的折磨。

恩琪終於下來了,馬陸很高興。恩琪說自己做了一個夢,夢中的馬陸很壞,騙她,傷害她,要是他確實是那樣的人,自己不會原諒他。馬陸說一定要記著你說的話,不要心軟。

第15集
馬陸來找恩琪,告訴她,以後會很危險,要恩琪在別人還沒有察覺之前,一定要盡力恢復記憶。兩人牽手回到馬陸原來的家尋找記憶。那棟房子已經被在熙買下,但兩人都毫不知情。兩人到門口就回去了,這時的在熙一人在院子裡。另一方面,安律師找人打了在值,問他與馬陸的交易內容。

兩人來到第一次離別的陽台,在這裡馬陸說恩琪第一次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恩琪很疑惑,但被馬陸給糊弄過去了,這時的馬陸既希望恩琪恢復記憶,又希望恩琪晚點回憶起自己。回去的路上,恩琪見到一對小情侶接吻,再次問馬陸為什麼不吻自己。馬陸騙恩琪兩人從來都沒有接吻過。恩琪鬆了拉著馬陸的手。

馬陸半夜去找金理事,說自己有證據證明是他偽造了恩琪的章和字開的戶。安明英派來暗中殺害金理事的人正好看見馬陸的背影,於是就栽贓陷害馬陸殺人。警局來馬陸家裡逮捕馬陸。

恩琪告訴在熙說要拿泰成換取馬陸,只希望她不要再陷害他。而且比起泰成自己更愛馬陸,她願意用一切而換取自己所愛的。

金恩琪漸漸回憶起了自己與馬陸的過往。馬陸得知恩琪恢復記憶很高興,並說你記住,這才是我們的初吻,然後吻了恩琪。這一幕正好被車裡的在熙看見了,在熙很生氣。

第16集
恩琪和馬陸牽手回家,歸途中,恩琪說自己已經回憶起了馬陸,並且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了,是自己堵上全部愛過的人。聽了這些,馬陸的眼中激動,眼裡充滿了淚水,卻依舊沒有落下。兩人來到馬陸原來的房子裡,聽著恩琪對過往的描述,知道馬陸記得以往,恩琪鬆了一口氣,問馬陸兩人還有沒有可能。馬陸吻了恩琪,以此作為回答。恩琪說我們結婚吧,真正的結婚,自己想成為馬陸的家人。馬陸答應了。

恩琪直接帶馬陸來到婚紗店,商量要穿的婚紗,兩個人甜蜜的商量著結婚事宜,憧憬著以後的生活。馬陸說婚禮還是等到你全部恢復自己的記憶之後再結婚吧,或許你恢復記憶之後,就會遇到更好的。恩琪保證自己不會離開,馬陸說要是恩琪全部恢復記憶,還想和自己在一起的話,自己是絕對不會放棄的。

恩琪上網查了自己發生車禍時的場景,知道自己是與K某相撞,很奇怪K某到底是誰,恩琪讓自己的秘書查查與自己撞車的到底是誰。

恩琪知道了與自己相撞的是馬陸,回憶起了事故經過。馬陸來找恩琪去開理事會,在路上,恩琪回憶起來所有與馬陸之間的事,但她並沒有讓馬陸察覺。

回憶上,所有人都在質問恩琪喪失記憶的事,恩琪公開承認了自己失憶和失去自理能力的事,並說爬到今天這個位置,自己付出了很多努力。用以退為進的方法,讓眾理事重新對自己充滿了信心。馬陸為恩琪的處理方法很高興,用工資花費心思的為恩琪買她想要的禮物。

恩琪來看望會長,想起原來會長對自己的教育,以及那句你是我這一輩子唯一信任的人,恩琪哭了,為自己為了馬陸而沒有留在父親身邊,造成他的離世,很悲傷,這時的她甚至有些恨馬陸。來到兩人相約的地點,看到馬陸為自己買的禮物,恩琪實在不知道自己要表露出什麼表情,甚至在馬陸吻她的時候,都有些心不在焉的。

第17集
秘書問恩琪為什麼要透漏出自己失憶的事,恩琪回答說是因為自己想把以後都托付給馬陸,秘書說馬陸不是好人 ,恩琪不信說秘書也不是好人,隱瞞了與自己相撞的是姜馬陸的信息。秘書很驚訝恩琪已經恢復記憶,恩琪讓她先不要告訴其他人。

恩琪不知懷著怎樣的心情看的筆記,看到原來的練習日記,想著自己對馬陸的信任以及愛戀,心裡很不是滋味,她把日記撕了。下樓看到馬陸在做飯,她擁抱了馬陸,並說自己做了夢,說夢中所有的人都與自己說話,說信任自己,愛自己,但是姜馬陸一句話也沒說,並說要是他說一句謊話也行啊。馬陸回答說:恩琪啊,我們找一處沒有別人,只有我們的地方生存,你說好嗎?無論什麼地方。恩琪答應了。

馬陸看到撕掉的紙張以及事故鑒定,知道恩琪恢復記憶了,到了恩琪和馬陸結婚的這一天,馬陸不見了。另外警局收到了一份在熙與會長結婚前與馬陸的所有細節。

恩琪找不到馬陸,這時,有人散發消息,說在熙與繼女的未婚夫是情侶關係,所有人都知道了,都為這個消息震驚,恩琪仍然穿著婚紗等馬陸,一直等到了晚上,而馬陸卻一直聯繫不上。最紅,馬陸出現了,來找恩琪,帶她去了海邊,說自己知道她已經恢復記憶。而另一方面,俊河也從秘書口中知道了散發消息的人是恩琪,他很震驚。

第18集
在海邊,馬陸肯定的對恩琪說她已經恢復記憶了,而且她已經知道自己是什麼人了。馬陸說自己不認同她的復仇方式,如果想報仇,就衝著該死的人來,衝著韓在熙和他來,不要傷害自己,恩琪回答說只要能傷害他們的,自己不在乎,這就是徐恩琪。並且把馬陸這段時間的供應,與照顧說成是有罪惡感的愧疚補償。馬陸無話可說。

另一方面,恩琪對俊河說無論馬陸對自己做了什麼事,自己都沒法討厭他,向俊河訴說自己對馬陸的愛,以及馬陸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明知道如此,卻還是很想他

馬陸採取柔情方式對待在熙,希望她能放棄泰成和自己一起走,在熙明白了,知道馬陸是為了恩琪才這樣做。馬陸回答說要把自己和在熙遷離恩琪的世界,無論做出什麼,只要不影響到恩琪,自己都會做的。

俊河把會長知道安律師和在熙之間的姦情的事告訴了恩琪,馬陸來公園找在熙,在熙一直在哭,馬陸擁抱了她。這一幕被遠處的恩琪看見了,恩琪心裡很難受。

第19集
俊河來找安律師,把錄音復件給了他,並告訴他自己確實想過毀掉文件,徹底擁有恩琪,但是不久前自己才發現放棄也是一種愛,並勸說安律師去自首。另一方面,馬陸自己一個人在屋裡聽著錄音沉思。

馬陸來找在熙,來找她約會。出去的恩琪正好看見從旁邊走過的馬陸,跟了上去。馬陸和在熙約在公園見面,馬陸開始關心在熙,敘起了舊情,幫在熙的手哈氣取暖,馬陸提起自己幾年前替在熙頂罪的事情,說要是那時的自己勸說在熙去頂罪,結果會不會不一樣,即使她住監獄,自己也會一直等著她,而不會像現在這樣,說自己那時就已經做錯了,是自己把在熙變成這樣的,變成這樣的怪物的。說著說著,兩人都留下了眼淚。接著馬陸說自己會一直在她身邊的,除了愛情,自己會一直陪著她的,勸說她放下包袱,放下一切,回到自己身邊。在熙哭著倒在了馬陸懷裡。恩琪遠遠真的看著這一幕。

俊河出了車禍,馬陸想著俊河去找安律師之前對自己說的話。恩琪質問馬陸到底是誰故意製造這場車禍?並告訴了馬陸自己之前對會長的死因的猜測,嚷嚷著是在熙和安律師殺了會長,並故意製造了這場車禍。馬陸怕恩琪惹禍上身,反問恩琪有證據嗎?還說沒有證據不要冤枉好人。恩琪對馬陸這種還在維護在熙的行為很生氣,走之前,放話說,好好守護你的韓在熙吧,我會豁出我的一切追捕韓在熙,要想不被我抓到,你就好好的守著她吧。

第20集 The End
姜馬陸雖然向恩琪提出最後一起逃跑的請求,但卻被恩琪拒絕。之後,姜馬陸勸說韓在熙自首後,突然病發,最終失去意識倒在在家裡的地板上。

恩琪知道了姜馬陸身患重病的事實後,雖然去了醫院,但最終沒有進去。離開醫院的恩琪回想與馬陸的種種時,突然再次轉向了醫院,在十字路口,馬陸與恩琪相遇了。這時,安律師出現想要從背後用刀刺殺恩琪,而馬陸卻代替恩琪被刺。

7年後,載吉與巧克結婚,並生下一個可愛的女兒。韓在熙和安律師在獄中償還所有的罪行,姜馬陸接受了手術後,到美國上學,畢業後到了恩琪所在的一個小漁村成為一名醫生。馬陸一直假裝失憶,當馬陸將7年前買的情侶戒指遞給恩琪,預示了幸福戀情的開始。



▶ 評論

▶ 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