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君的太陽》(韓語:주군의 태양),為韓國SBS自2013年8月7日起播出的水木迷你連續劇,由《原來是美男》、《最佳愛情》、《Big》的洪氏姊妹(洪貞恩、洪美蘭)執筆,《檢察官公主》、《城市獵人》陳赫導演執導。
劇情是以酒店為背景,講述了因為事故後能夠看見鬼的女人和守護在她身邊的男人之間的故事。融合了驚悚和浪漫喜劇元素。

主君的太陽線上看

人物角色

主君的太陽線上看
皇宮酒店社長
他是個刻薄和愛計算的人,對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全部只用價值多少來判定。
不顧給予別人10元1毛的,卻連人家最後的1元也想要榨取。
自我評價為實事求事的人,但在別人眼中卻是一個骯髒糟透的人。

20多歲時在事故中失去了戀人,之後患上了閱讀障礙。
解讀文章裡的單詞會引起情緒爆發的症狀。
與60歲的秘書像手腳般的黏在一起生活,作用如錄音機一樣,為他解讀翻譯。
為了避免在外面因為閱讀障礙的事情而發生麻煩,從不走出自己熟悉的領土範圍。
因此,就像酒店的名字那樣,如主君一樣地治理者著自己的皇宮。

直到遇到上看去非常廉價的女人太恭實,他沒有想到。
他…朱中元那原本美好的生活與人際關係,將付出昂貴的代價。

主君的太陽線上看

年幼時失去父母與姐姐兩人一起生活。
父母留下的遺產沒有多少,過得有點貧窮。年紀相近的姊姊總是鼓勵著她,成為了她的父母、姊妹和朋友。

由於在大學4年級時因事故,3年間一直處於昏迷狀態的躺著,後來清醒過來。
3年間的世界改變了很多,快要結婚的姊姊解除婚約,朋友也全部成為社會上的一員。
對於要適應這個世界覺得很不容易,不過比起這些更重要的是,在她睜開眼睛之後,怪異的事情也開始發生了。
可怕和令人毛骨悚然的東西,其他人看不到的東西。
那就是她看到鬼了。
她只有在白天很明亮的時候,才會稍睡片刻。
因為到了晚上,他們的數量就會增多,如果睡著會被他們侵占,所以絕不能睡著。

只有在白天陽光下她才能暫時放下不安,尋求短暫的安睡。
因此她找了主要在晚上做的工作,現在在提供食宿的酒店當夜間管理員。
有時她能感受到,他們強烈地想要轉達一些什麼事情那樣…
一邊推測他們離開世間時候的心情和本質,也非常認真地傾聽過他們想要傳達的東西,不能對任何人說出這個秘密,一天一天的折磨著她,就這麼過了5年……
在她面前出現了一個叫朱中元的男人。
雖然並不親切,但卻向她拋出繩索,把她拉近這個世界,
為了不讓自己繼續墜落,只好緊緊抓住他的身影,畢竟不管怎麼對她來說也是一種救贖。

主君的太陽線上看
皇家酒店安全組組長
軍人出身,執行任務時由於看到了死人,後來轉業,開始了為了保護人而在安全公司裡的保護工作不久前擔任了皇家酒店安全組組長,姜宇雖有著溫柔的外貌和像電台DJ一樣柔和的聲音,但卻是個剛正不阿、中規中矩的人。

在社長的新秘書來了之後發生了奇怪的事情。
姜宇察覺到這些事情都和恭實有著令人無言的巧合,她不是什麼可疑的人嗎?
姜宇開始了對恭實的監視。
現在姜宇是和那個女人住在同一個公寓的關係。

太伊玲-金釉利 飾
亞洲頂級模特兼歌手,無論何時都高踞於眾星之上。恭絲的高中同學,很湊巧的是兩人同為罕見的「太」姓,所以朋友們都稱恭絲為「大太陽」,伊玲為「小太陽」。
如今再次遇見的恭絲雖然已經判若兩人、變得崩壞,但是大太陽的存在仍然讓她感到巨大壓力。

第1集
電閃雷鳴的夜晚,樓下的燈都被擊毀,太恭實在樓下整理東西看見一個人影跟著自己,她匆忙上樓但是打不開門,背後看不清的臉漸漸清晰,變成奶奶的臉。恭實將存折交給奶奶讓轉交的人,奶奶讓她轉代警告她兒子不要再賭博,她兒子和妻子爭吵著分錢,奶奶看看恭實點點頭走了。

房主告訴中元房子鬧鬼,他不想賣房了,因為照片旁那朵花有靈性,告訴他不可以賣房,中元站起來說他和花商量,中元站在花前面問花願不願意賣房,如果答應就點點頭,否則剪掉它,中元剪掉花離開。

回去的路上恭實站在路邊向中元的車招手希望載她一程,中元沒讓金秘書停下,忽然閃過一道光,金秘書停下了車,恭實站在車門口嚇中元一跳,她打開車門上車,說些奇怪的話讓中元聽不懂,恭實說大嬸告訴她會有車,她看見中元手裡的資料碰時被麻了一下,中元心情不好,車正在行駛恭實又看見靈魂,她抓住中元,靈魂消失了。中元將恭實帶到首爾,金秘書讓她喝茶,她借口出去一下,端著酒敬死去的人,她自言自語和路上看見的人說話,恭實追中元拽著他的衣服說一直有人跟著她,她一碰到中元就消失了,中元拋下恭實坐車離開了。

中元視察公司的情況,聽到劉海城結婚的消息,但是照片上新娘的臉被挖去,公司的人也在討論這件事。海城拿著照片對中元說那女人是他前女友美景,他被拋棄了,中元讓他徹底斷絕這種關係。恭實在停車場等金秘書,她拜託他將東西交給海城,海城會來見她,恭實看見向車子走來的中元趕緊逃跑了。恭實在樹下等候,中元拿著美景的照片找到恭實,恭實說她已經死了,她只是想轉達美景的心意。中元將美景的畫像撕碎灑向天空。

中元去參加海城的婚禮,恭實抱著裝著美景遺物的盒子也去了,恭實見到海城,海城問她美景在哪,他憤怒的扔掉美景的盒子,恭實才慢慢開口說美景已經病死了,她只是來轉達她的心意。

海城進入禮堂一拳打翻經紀人,伊玲在後台等他,伊玲打他一巴掌,倆人的婚禮未完成。中元對海城的做法很生氣,他詛咒海城在足球場上的技術下降。海城回去時轉達恭實的話給中元。恭實無法安心入睡,中元聽了海城的話去找恭實,他看見恭實昏迷的樣子問恭實他身邊有什麼,恭實竟然抱著他安然的睡了。

第2集
中元推開趴在自己肩上睡著的恭實,恭實實在困得慌讓中元和她一起睡,中元說恭實色誘他,嫌棄她頭髮髒,中元問她是否認識熙珠,恭實才知道他身邊的那個死去的女子的名字。中
學校的同學在教室召喚恩雪,問她是誰將她害死,筆真的指向一個女生,老師打開燈嚇同學們一跳,很多人莫名受到恩雪發來的短信。學校裡恩雪的朋友還在追究恩熙的死,中元看見有人在公司噴泉處照相,女生掉進噴泉說這是鬼噴泉,中元不高興,那是他花費大錢才建築的。

副社長說事情有所變化,在噴泉處的照片被曝光,主持人講說了終於和其前女友的事,恭實看了說照片後的女人不是她看見的,中元還在看著報道,他關上電視出去,恭實說那個女人不是熙珠,中元讓她閉嘴,他自己走了。姜宇看見恭實和中元說話。

中元去了他和熙珠被抓的廢棄的地方,金秘書問他對那些人有沒有印象,中元只想起熙珠出現在自己面前,他對金秘書說沒看見那些人的長相。伊玲和中元的姑姑見面問是誰給海城照片,姑姑說她老公知道會告知的。恭實攔住中元的車,告訴他她知道照片裡的人是誰,她帶中元見了三個學生,老師審訊他們,三個人還責備是恩雪的錯,她們討厭恩雪是個衰人,有一天他們拒絕帶恩雪出去玩,在噴泉旁他們三人照了相。他們認為是恩雪詛咒他們。

恭實說不是,她知道恩雪的手機在誰的手裡,恭實向一個女生要出了手機,那個女生說因為恩雪死的那天她看見恩雪和他們了,恩雪還買了飲料給他們送去,落下了手機,她親眼看見恩雪被車撞死。恭實想要出手阻止混亂的學生被中元制止,回去時她還是放不下心,她拿著恩雪的手機給三人發短信,三個人說出心裡話向恩雪道歉,他們看見自動飲料機出來三瓶他們各自喜歡的飲料,恩雪原諒了他們,恭實又完成一件好事。

中元和金秘書看著恭實仰望天空,他讓金秘書開車走了。晚上恭實問金秘書還願不願意讓她在公司打掃,金秘書說當然但是中元有條件。恭實解決了鬼噴泉的事,大家都在往噴泉裡投錢許願,中元讓下屬打廣告說這裡可以實現願望。

中元姑姑找他說熙珠的事,中元說他認為那件事不是他的錯。中元在家看清熙珠的臉,熙珠向他道歉,熙珠讓他感到冤屈。姜宇看見恭實和大嬸在說話,他感到奇怪,恭實告訴大嬸讓她回去祭奠她公公,中元姑父對媳婦說了恭實,她去見了一下長相。姜宇下樓邀恭實一起回去,中元看見心裡不爽,他走到恭實身邊,恭實說不應該告訴他熙珠在他身邊讓他有負罪感,姜宇在外面等恭實出來,中元讓恭實交出她看見的人。

第3集
恭實想讓中元陪在她身邊,她害怕那些鬼,中元討厭她的糾纏,姜宇在外面等不到恭實,在大廳看見和恭實在一起的中元。晚上安代理還在公司送資料,她看見一個好看的鞋子就撿了起來,撿起鞋子詭異的事就開始發生。安代理急忙從樓梯下去,一個手拽住她的腳腕使她摔倒,恭實和中元聽見聲音趕了過去,安代理說她被什麼東西絆住了,中元檢查了樓梯沒發現什麼奇怪的,他讓姜宇送安代理去醫院,恭實留下打掃樓梯衛生。

恭實看見那個鞋子,她想試穿,那個鞋子的主人(允熙)出現,恭實丟下東西就跑但是沒有放下手裡的鞋。允熙追著恭實,中元恰好自己開車離開,他琢磨許久才啟動車子離開,恭實攔住他的車子請求上車,但是中元不開門開車就走,走了一段放心不下恭實,從鏡子裡看見恭實抱頭害怕的樣子,他還是倒車回去了。中元剛下車恭實就抱住了他,監控室的人看見中元沒有推開這個抱他的女人。

允熙是出車禍離開的,警方正在處理她的屍體。在醫院安代理需要治療,姜宇就在外面等候,伊玲偷偷從醫院跑出來,怕被人發現躲在姜宇後面,避開人們走向車子,但是她拿不到車子裡的東西,姜宇覺得她的行為奇怪就跟了過去,知道情況後幫伊玲拿出錢,但是只有一千,姜宇掏錢給伊玲買了東西,伊玲給他電話號碼說以後還他錢,姜宇拒絕了。

允熙的丈夫志成去醫院認領了允熙的屍體,他趴在允熙的屍體上,臉上的表情由哭轉變為笑。恭實和中元去醫院找允熙的屍體,因為剛才跑的時候恭實丟掉一隻鞋,她腳上套著紙盒進了醫院,中元覺得丟人。在醫院裡他們見到允熙的屍體,恭實問中元該相信她了,中元說他又看不見,恭實形容允熙的樣子,真的嚇到了中元,她抓著中元的衣領不放手。

中元讓司機注意恭實的情況,調查了和允熙穿一樣鞋的女人。志成和岳母離開時聽見中元喊恭實並且伸手拉起她,中元讓司機拿出另一隻鞋子比較,圍觀的人唏噓不已,岳母問志成怎麼回事,中元讓人將志成的情人拉了出來,真相大白,恭實說了允熙留給志成的話,志成攙著情人離開。

允熙的母親拿著女人的鞋子痛哭,允熙抱了抱母親,心安的離開。伊玲看見姜宇感謝他上次幫忙的事,姜宇說自己有事離開了,在商場下聽保安說是中元親自來處理了事情。保安告訴恭實他是在醫院門口看見志成扔了鞋子,所以撿了回來,恭實故意嚇中元,她說會讓他見到熙珠。
恭實在姐姐工作的地方,李漢周(保安)邀請恭實和他們一起去聚會,姐姐聽說姜宇也回去就讓恭實也去了。恭實喝醉了,姐姐故意將她扶到姜宇身邊,恭實對姜宇說喝醉會變成另外一個人的。中元想起在學校時和熙珠在一起的事,恭實喝醉走在路上,看見中元背後的熙珠。恭實找到中元家,中元氣憤她竟然找到家,恭實用熙珠向中元道歉的方式道歉,中元問她到底是誰,恭實說是他討厭的壞女人。

第4集
恭實醒來發現自己和中元睡在一起,她很高興,以為在做夢,中元醒了,知道恭實已經恢復到她自己,中元將她推下床,恭實纏著中元,她講述了自己遇到那些詭異的事,中元說她昨晚還變成像瘋狗一樣,咬破了他的抱枕。恭實回想起昨晚她見到熙珠,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熙珠附在她身上見到中元。中元還想要回熙珠死時消失的100億,所以他答應讓恭實呆在自己身邊,讓她問熙珠錢到底去了哪裡。

姜宇早上喊恭實上班,發現恭實不在家,他悄悄進了恭實家翻看了恭實的資料,拍下她房間的照片,他疑惑恭實這麼有才華為什麼現在這種處境。

伊玲和經紀人在咖啡廳看見金喜珍自戀自己是最漂亮的人,喜珍身邊有個男人,但誰也看不見,伊玲看不下去就坐在她旁邊也拿著鏡子,男人走到伊玲身邊說她是現在最漂亮的人。

姜宇從恭實房間出來,兩個小孩不屑的看著他,他買冰淇淋收買了兩個小孩。恭實回去看見他們在吃冰淇淋就問了,兩個小孩說是姜宇買的,而且說他喜歡她,恭實驚喜的跑走了。姜宇在樓上等恭實,恭實反而不好意思面對他了。姜宇打電話匯報了恭實的情況,對方讓他繼續注意中元。

伊玲在工作室做噩夢驚醒,她要參加Kingdom的慈善會,經紀人恰好拿來她夢見的那件衣服,伊玲認為自己還是在意恭實就穿著那件衣服去商場找恭實。她故意大驚小怪譏諷恭實做這樣的工作,姜宇看見向這邊走來,恭實看見伊玲身後的鬼,轉身逃跑,撞在姜宇身上,落荒離開。伊玲對姜宇說他們是同學,姜宇說知道,伊玲想和姜宇談談恭實,姜宇拒絕了。

金秘書給恭實敘述了中元被綁架的事,綁匪挾持熙珠威脅中元,在車輛追趕的路上熙珠所在的車發生車禍。中元去商場查看,看見高調的伊玲,她完全變了風格,中元想起恭實說伊玲身邊有鬼。晚上中元和姑姑姑父一起吃飯,姑姑問恭實的事,中元說她只是對他的身體感興趣。

伊玲打扮的誇張的走進會場,安代理和副社長看見都嚇到了,恭實看見她背後的鬼。副社長看見恭實在會所外打掃,他故意讓恭實打扮成服務生在會所裡面幫忙。恭實走到伊玲旁邊勸她不要再聽她最漂亮這句話,說完就趕緊走了,一個女人看見伊玲說自己更漂亮,鬼離開了伊玲,伊玲終於恢復原樣,鬼附在那個女人身上。

恭實走時碰到中元,中元讓她在會場看看有沒有什麼,恭實真的發現有人,中元不知是開玩笑還是什麼說想見喬布斯。姜宇安排會場時看見恭實和中元有說有笑。金室長對中元說巨人的社長想和他單獨見面,中元帶恭實一起去了。屋裡的東西掉了,中元被嚇到,恭實向中元道歉她沒有見到熙珠,但是她想起熙珠說過的話,讓中元不要再自責,她不抱怨他,中元想了想不相信熙珠會說這樣的話,他討厭別人騙他,訓斥恭實讓她出去了。

第5集
中元拉著恭實的手將恭實送過車禍的地方,恭實看了真的沒有鬼跟過來,但她還是情不自禁拉著中元的手,中元讓她放手,他可不是隨便讓人抓的。中元說如果她撒謊她就會失去工作,他需要她的第六感,這是她的工作,恭實很高興自己的特異功能還可以找到工作。中元回到家拿香檳時想起自己今天的行為,恭實高興的也睡不著,玩弄著抱熊。

志宇死了,奶奶請人為孫子找冥婚的對象,屋裡的東西掉下表示志宇不願意。中元姑姑碰見安排冥婚的人,丈夫問她認識,姑姑說是高女士,丈夫嚇了一跳。恭實去咖啡廳找姐姐說自己有工作了,鬼還跟著她,恭實把咖啡推給鬼先走,鬼還是跟著她,恭實和鬼說話被高女士看見,高女士跟著她去了辦公室門口,高女士認為恭實是志宇冥婚的對象。

中元和姑父討論公司的事姑父說姑姑去恭實辦公室了,中元推下坐在桌子上的姑父去找恭實。恭實聽他說王夫人的孫子死了,不敢去,中元張開懷抱說會保護她,恭實就想撲到他懷裡。恭實去拜訪了王夫人,高女士希望她換上紅色旗袍,恭實答應了。姑姑對中元說王夫人正在為死去的孫子辦冥婚,找合適的新娘,中元若有所思。恭實換好了衣服看見志宇恰好中元打電話,她說她看見志宇了,還說讓她換了衣服,中元讓她脫下衣服離開,恭實掛了電話,中元開始擔心。

恭實和中元到牛奶處找那個人,原來是個女生,他們說了志宇,女生想起和志宇第一次見面,她想逃避,恭實說有綠色玫瑰讓她看,女生站住了,她曾經問過志宇她喜歡綠色玫瑰,志宇吻了她。志宇臨死時盯著花死了。女生去志宇家看見了綠色玫瑰,她哭著說他怎麼可以死掉,志宇出現吻了她,綠色玫瑰消失了。

恭實在路上遇到壞人,是高女士找的人,幸好姜宇出現,高女士讓恭實也要小心。承俊和哥哥在等媽媽,他的球掉了,看見有人向他招手,等哥哥喊他時已經沒人了,哥哥找到他看見他站在一個布娃娃面前,他想拿走,哥哥不讓,拉著他走了,承俊看見三個小孩向他再見。

恭實進公司對中元說了王夫人招聘她的事,還有一件事她也感到遺憾,中元了解說現在她看起來還像個女人。恭實很憂鬱,自己為什麼可以看到鬼,幸好她有防空洞,中元允許她先下班,恭實問他可不可以和她一起回去,中元拒絕了。

漢周和打掃衛生的人說恭實的事,大嬸們說還有公司的保安保護她,漢周跑去問姜宇那人會是誰,姜宇說就是他,姜宇說看來得採取措施了。中元對金秘書說一會帶恭實一起走,姜宇鼓起勇氣向恭實承認,恭實遇到中元高興的說喜歡她的人終於對她說了,中元問她是否會跟他走,恭實回答會。

第6集
恭實幻想著自己開心的奔向姜宇,告訴姜宇自己能看到鬼的事。姜宇上前說:就算恭實說她是被外星人抓走後回來的,也沒有關係。然後姜宇緊緊抱住恭實,周圍走來了各種鬼上前為他們鼓掌……

恭實回到現實,一個人笑得很開心,笑著問中元:喜歡她的那個人會不會像中元一樣聽她說這些。她不想錯過這樣的機會,本以為這樣甜美的事絕對不會發生在她的身上,但是發生了,她感覺很美好。中元看到恭實這樣,就建議說讓她不要說能看到,先問那個人信不信開始,不要突然就說鬼故事,要先引起那個人的好奇心,那樣像夢一樣的事發生的幾率會高一些。

恭實開心地說會考慮的謝謝中元。中元不以為然地說以後恭實要是精神失常了就去姜隊長和鬼那,去和甜美的薑糖果說。然後讓恭實滾。中元看著恭實離去的背影說:興奮了,本來要說三次滾才會走的太陽,今天說一次就走了。恭實走到門口停了下來回頭叫社長,再次謝謝中元沒有恥笑她還聽她說,中元說那是因為耳朵堵住不小心聽到的,並沒有認真聽她說。

恭實在回家的路上煩惱著要怎樣跟姜宇開口,漢周他們一起在恭實家聚餐,並且一起在講鬼故事,大家講得很有興致,只有姜宇不吭聲一直吃。但說到講鬼故事會招來鬼時,恭實看著站在漢周後面的女鬼說已經來了,姜宇很害怕卻假裝生氣地離開了。孔利就勸恭實別跟姜宇說鬼,因為他很反感。

另一邊,中元在姑媽的安排下跟伊玲一起吃飯,中元聽說伊玲的家世不錯來了興致,後來姑媽離開了,伊玲說起恭實,說恭實的精神有問題,中元把這樣的人放在身邊很危險。

狗的主人撞傷了伊玲之後逃跑了。姜宇抱著伊玲走了。恭實告訴中元真的有狗。兩人在特殊貴賓室聊天。原來那隻狗的名字叫必勝。狗尋求恭實的幫忙,中元認為恭實是為了討好姜宇就不讓恭實管這件事。恭實見到姜宇,對姜宇否認自己見到狗的事情,因為姜宇害怕鬼。回家之後,姜宇匯報完情況之後去找恭實,恭實告訴他,他送她的棒棒糖碎了,姜宇和她一起吃棒棒糖。中元做夢夢到了跟著跳Nobody的必勝,不勝其擾,就讓恭實幫狗去找它的主人。伊玲為了答謝姜宇送他了兩張音樂劇的票,姜宇約了恭實一起去看。

中元接到金秘書的電話,得知必勝的主人是武裝逃離狀態。狗的主人躲在一個傢俱店的倉庫裡想自殺,回憶起以前和必勝在一起的場景。中元認為狗的主人很危險,不讓恭實進去找它主人,並讓恭實握著他的手就不會看到哭泣的狗的樣子了,恭實拒絕了,和狗一起進去找主人。狗主人開槍了,可是因為狗的幫助沒有成功。中元以為恭實有危險就進去找恭實,與被店員護走的恭實擦肩而過,碰到了持槍的狗主人。中元根據恭實看到說過的狗的動作告訴狗主人自己能看到死去的必勝,並且必勝就在他的旁邊安慰他,恭實一直看著。

中元坐在傢俱店裡打算等外面的媒體都走了,再出去,恭實陪著他。恭實讓中元看一下確認沒損失的確認書,中元不肯看。恭實以為中元不認識字,中元告訴恭實自己因為綁架的時候,一直一直逼著讀書,所以從那以後就不能讀字。恭實讓中元試一下或許握一下自己的手,中元就能讀字了,中元拒絕。恭實用不同的語調給中元讀確認書,中元各種嫌棄。姜宇在等恭實的時候,收到了電話,匯報情況的對話,被伊玲發現了。恭實等得睡著了,中元拿起確認書,嘗試的握著恭實的手,發現自己竟然能正常閱讀了。中元看著恭實,身子俯了過去。

第7集
中元把資料放在恭實腿上拍她手一下把她喊醒了,告訴她還有約會,恭實才想起來。中元不送她離開,讓她自己走,允許她碰他胳膊肘以下的地方,看見熙珠再告訴他,中元坐車走了。恭實走路去赴約,碰見伊玲,她很高興伊玲和她打招呼,伊玲已經聽姜宇說是為了保護中元,所以監視恭實。恭實和姜宇見面,姜宇說不想看音樂劇,去她想去的地方。

承俊和三個小鬼玩剪刀石頭布,哥哥以為他生病了,給媽媽打電話。哥哥去喊恭實說承俊生病了,恭實見他渾身發涼就去找藥,承俊媽媽趕來抱著兒子去看醫生,恭實看見三個小鬼。她追著到承俊的屋沒發現小鬼,看見布娃娃。

早上恭實去公司找中元拿著布娃娃讓中元看,中元讓她抓著自己的胳膊,恭實說她不是害怕,她跟著中元進辦公室把娃娃放在他辦公室,中元呵斥她,讓恭實擔心他關心他,恭實拿出藥說是嚇壞後可以吃,中元把藥還給她讓她帶著娃娃滾。

金室長把熙珠的照片給恭實,還把中元要的項鏈讓她看。中元看見恭實把藥留在了辦公室門口,中元吃了一顆,很苦。恭實在自己工作的地方和娃娃對話讓他們趕快出來,姜宇恰好推門進去看見恭實和娃娃說話,姜宇說他知道她經常和奇怪的東西說話,他見過幾次,他說是想像力,把咖啡給恭實就離開。

恭實找姐姐說姜宇的事,她沒辦法告訴他自己的怪異,姐妹倆正說話,翰洙出來嚇恭實一跳,恭實打他一拳跑走了。金室長和中元上樓看見恭實在害怕,但是中元沒有去幫助她。金室長向中元匯報事情,他的病情加重了,他說找一個人代替他。中元等來的卻是恭實。恭實說自己的經歷,在幾個公司遇到鬼。副社長得知恭實成為中元的秘書。伊玲和中元的姑姑談話說中元父親擔心兒子因為綁架事件再出事對中元監視。翰洙對姜宇說金室長病了,恭實一直呆在中元身邊。

恭實和中元去商場查看,一個小男孩對媽媽說包丟了,媽媽讓他去找,小男孩看見三個小鬼,他抱走布娃娃,被恭實看見。恭實追去找男孩。但是沒追上。她去公司調了監控,姜宇說和她一起回去,恭實說她很急,中元理解她的做法。恭實給男孩媽媽打電話瞭解事情,媽媽說她不知道什麼布娃娃,她兒子把包弄丟,掛電話。中元說他不會陪她去找。媽媽在家教訓男孩。

姜宇把男孩的包找到給了恭實,男孩叫昌敏,恭實看見包裡的畫冊,翻看後跑走了。中元姑姑說她想買畫,中元想起恭實說過一個畫家的事,她去找恭實確認,看見她不在辦公室,轉身看見了畫冊。恭實偷偷溜進昌敏家,找到娃娃問他們昌敏在哪,中元看了畫冊的內容,昌敏記錄著媽媽打他的場景。恭實在衣櫃中找到昌敏,她抱著昏迷不醒的昌敏去醫院,昌敏媽媽推翻了她,恭實看見昌敏可憐的樣子,上去推到他媽媽抱著昌敏出去,中元恰好趕到,恭實愣住了,中元從她手裡接住昌敏,他們趕去醫院。

恭實說那三個孩子都是死前沒有家人陪伴,只有娃娃,恭實可憐他們,她抱著娃娃流淚,三個孩子出現對她微笑,他們總算有人關心,笑著離開了,中元在旁邊陪伴著恭實。

姜宇看見玩具就買了兩個,恰好粉色的叫恭實,他送到恭實辦公室,但是恭實不在。醫院裡恭實和中元被帶走,昌敏媽媽告他們私闖民宅。恭實擔心中元,他們被牆隔開了,中元在考慮他還會遇到什麼奇怪的事。金室長找昌敏媽媽告她誣陷,他讓醫生好好照顧昌敏,他們會付醫療費。金室長把中元和恭實保釋出來。

姜宇去恭實辦公室拿走玩具,無意間發現熙珠的照片。恭實和中元從醫院出來,他倆拿著扇子扇,恭實頭暈,中元以為她看見鬼,抓住她的手,恭實解釋了一下讓他放下了手,恭實以為他說自己好,中元攔住她說自從她出現在他的生命裡,他已經不能再回頭了,恭實聽了他的話說她的雷達好像捕捉到東西了,中元伸出手給她,恭實卻大膽的撫摸他的臉,中元說她真的以為他是大理石,他拿著恭實的手放在的自己的胸口上。

第8集
中元說他不是沒有感覺,她總是撫摸他,他怎麼可能沒感覺,他只是怕別人說他怪異,恭實說她以後會注意的。中元看著她的傷口說以後不許自己向前衝,他要送恭實回家,說擔心她,中元問她是不是怕姜宇看見,恭實說是需要注意,中元氣惱拉起她走了,說遇到姜宇他會解釋。

姜宇給中元爸爸打電話說中元的情況,今天和恭實進了監獄,他猜測恭實和熙珠有關係,中元爸爸知道姜宇對恭實有好感,他告訴姜宇不要有什麼心思,姜宇掛了電話,拿著玩具出去了。中元送恭實到樓下,恭實自己下車,她告訴中元今天進了監獄,回家一定要吃豆腐,中元就是不配合,開車走了。姜宇看見了他們,果斷的扔了玩具。

中元公司的游泳池出現事故,姑父說聽人說水裡有人拽住游泳人的腿,已經出事三次了。中元去找恭實讓她去看一下,恭實想起自己和姐姐出去,自己差點被淹死,她抱住地上的東西說什麼也不去。中元回到辦公室想辦法讓金室長給恭實一份遊覽整個Kingdom的票,恭實非常高興。恭實回家對姐姐說了這件事,她要去赴約。

姑姑和金室長去找人瞭解熙珠的情況,他們打聽一下出來,金室長看見姜宇也進去了他們剛才去的地方。

中元和恭實在一起吃飯,他看見恭實的穿著不適合在游泳池,恭實誤會自己。恭實在休息室想中元是不是為了向自己表白,這時,中元派人送來衣服和鞋子。恭實想像自己穿著中元送的衣服去赴約了,中元還準備了煙火。現實是恭實聽見了中元打電話說是為了找到游泳池裡的水鬼,恭實跑回客房脫下了衣服,她心痛。中元一個人坐在游泳池回想著恭實跑走時的樣子,他起身去找恭實了,拉著她的手不放。

中元和恭實在游泳池等水鬼出現,恭實等不及想要進去,被中元阻止了,中元先離開了,恭實看見水鬼向她游來,中元拽住了差點掉下的恭實。

中元讓恭實去找大嬸談話,讓她離開這裡,大嬸拿出和她一樣的邀請卡讓恭實看,中元和恭實找酒店的負責人瞭解情況。大嬸是邀請入住的客人,負責人說她現在在醫院昏迷不醒。醫院裡大嬸的家人正等她醒來。

恭實和中元回到賓館房,恭實讓大嬸回去,她說起她女兒珠妍,大嬸觸動,但是她想看完煙火離開,中元讓恭實也去換衣服。他們一起出來,恭實和大嬸打招呼,中元怕引人注意就假裝恭實和他對話,挎著恭實的胳膊走了。大嬸看完煙火了卻了心願,恭實看著大嬸安然離開。醫院裡,大嬸醒了過來,珠妍抓著媽媽的手哭了。中元問恭實大嬸喜不喜歡煙火,恭實說很喜歡。她說像一場夢,很幸福,但是因為短暫而痛苦,中元和恭實對望,恭實說她破壞了一個人的美夢,說完離開了。

恭實準備離開公司,中元心裡不舒服但嘴上不說,金室長知道他對恭實放不下。中元聽見恭實說熙珠的話,他下去問恭實在哪裡聽得,恭實說是姜宇說的,中元找姑父得知父親讓姜宇監控他,找到那時傷害他的犯人。

中元讓姜宇轉告父親為什麼突然對15年前的事感興趣,他認為項鏈不是父親給的,說完轉身離開。恭實在中元辦公室看見了熙珠,恭實聽了熙珠的話蹲到了地上,中元進來看見她,問她怎麼回事,恭實說她看見熙珠了,中元問恭實和熙珠一起的共犯是誰,恭實說熙珠沒說,中元一副受傷的表情,他讓要離開的恭實留下守護他,不讓熙珠看見他的軟弱。

第9集
為了坦白自己與中元的關係,太恭實向姜宇坦白了自己能看見鬼的事情。
另外,在KINGDOM酒店舉行演奏會的鋼琴家路易張,在太恭實的幫助下度過了危機。
在中國出差的中元君趕了回來……

第10集
恭實違心的道出自己並不喜歡中元,中元識破了她的謊言。世進集團給中元的訂婚禮中居然有鬼,這嚇壞了恭實。得知中元的婚姻只是一場商業交易,姜宇很是關心恭實的感受。中元的姑姑受到陶瓷中鬼的蠱惑,對丈夫的各種行為都充滿厭惡。中元決定砸掉陶瓷,讓恭實對自己的婚姻負責。中元的父親回國,同時帶回了驚人的消息,中元被綁之事漸漸浮出水面。中元解除了婚約,恰好看到參加同學聚會的恭實,他為恭實解圍,並直言愛意。

第11集
中元對恭實告白,恭實答應陪在中元身邊,正當兩人在想去何處約會時,中元接到金秘書的電話,去了Giant集團會長李勇宰的喪禮。恭實很不高興的走開時,看見了李勇宰的鬼身,接受了他去他陽平別墅刪除照片的的拜託。李勇宰的兒子Giant商場的社長看見父親死前的房間全是女人的用品,心裡受到傷害,想找出父親身前的情婦。

中元決定和恭實去李勇宰的別墅幫助她刪除照片,正當此時,Giant社長也到達了那個房間,中元用電話把他給轉移走了。恭實和中元看到了那李勇宰一心想要刪除的照片,經李勇宰的同意,把他兒子重新叫了回來。告訴了他,其實他的父親沒有情婦,只是他父親骨子裡是個女人,為了守住一切,所以默默地過完一生。李勇宰的兒子就此原諒了他的父親。

中元找垃圾桶大叔,知道了項鏈被恭實拿走了,而且垃圾桶大叔告訴他恭實收到禮物很高興。恭實戴著中元送她的項鏈見中元時,聽到中元對姑姑說有對恭實會一直沒有自尊心的留在自己身邊的自信心,恭實很傷心地跑開。中元晚上跑恭實家跟恭實辯解,恭實裝作被鬼附身,讓中元滾開,中元用上次趕走鋼琴家夫人附身的方式,親了恭實。

第12集
中元和恭實又和好,中元走進恭實家,恭實收到短信急忙走人,中元看見手機卻看不了字,便叫來隔壁的倆小孩,以送娃娃為回饋讓那倆小孩念一下短信內容,內容是姜宇拜託恭實收被子。

恭實跟中元講狼與綿羊的故事,讓中元寬心,告訴中元她會想狼一樣去守護中元。中元知道恭實討厭下雨,便留在恭實家,抓著恭實的手,睡在她的床邊。

大早,恭實發現商場門口到處發傳單找失蹤的兒子的媽媽,她的兒子宇真的鬼魂就在她身邊。恭實拿著零食去接近宇真,把宇真帶去見中元,讓中元、金秘書和姜宇詳細辦法逗宇真開心且開口說話。三人唱了《三隻小熊》,讓小

宇真開心,並帶恭實去他出事故的地點。恭實在事故地點遇到了撞死宇真的那個男人,單純的恭實卻不知道那男人就是兇手。

恭實跟中元說了一聲後,跟著宇真去找他的屍體所在地,來到了一個汽車維修中心,宇真的屍體就藏在車後備箱裡,遇到了前兩天遇見的男人。恭實這時才意識到就是這個男人撞死了宇真、而且沒有送去醫院。

恭實趁那男人不注意偷偷給中元發短信告知地址,中元強迫自己看字,知道了地點,報了警,就去救恭實。恭實跟兇手糾纏了好一會兒,兇手拿著錐子刺向恭實時,被中元擋住了,中元暈死過去,然後警察來了。

恭實一個人蹲在醫院走廊裡,中元的靈魂找到她,中元告訴她,他愛她。

第13集
朱聖蘭趕來醫院痛罵恭實晦氣,醫生出來說中元突然有了心跳。恭實激動的說:「原來他沒死,像大嬸一樣靈魂只是暫時離開」。朱聖蘭聽了後以為恭實咒中元,狠狠地打了她一巴掌,警告她離中元遠點。

姜宇跑來醫院,恭實說起看到過中元的靈魂,便跑去找巫婆。巫婆說中元能看到恭實以為自己已經死了,其實他還是活著的。恭實急著讓巫婆召喚中元的靈魂。巫婆的條件是讓恭實配合當她的供品,就是不能按照自己的意願活著。恭實直接答應後,巫婆要她拿出能讓中元認出恭實的物件,恭實直接摘下項鏈。巫婆說召喚中元回來後,中元會忘記跟恭實所有的瞬間。恭實一心只想要中元回來,什麼都答應了。

黑暗中中元發現手中突然有一條太陽型項鏈,又聽到被召喚的聲音。漢娜把放在中元脖子上的手縮了回來,15年來一直在等公訴時效結束相見的日子。

恭實畏懼朱聖蘭沒進監護室,金貴道安慰恭實一會再見。恭實攥著項鏈說以後他的人生中再沒有太陽了。中元醒來只記得跟金貴道買房子試雷那會,往下什麼都沒有了。中元問他怎麼受傷的,陶錫哲剛要說就被朱聖蘭打住了。恭實想到中元再也不記得她了便放聲痛哭著。朱聖蘭交代陶錫哲和金貴道不准在中元面前提恭實。

中元急著出院私下問姑父是否知道姑姑在隱瞞什麼,陶錫哲守口如瓶。中元看到茶几上的童話書,突然發現自己能讀字了。

恭實戴上項鏈覺得只有它能保護自己,來到公司,中元直接從自己的身邊走過,真的不認識她了。恭實在垃圾叔叔那聽說中元能讀字了很高興。姜宇覺得恭實為了救中元犧牲太大,恭實不想再依賴中元,想要清醒的生活。

中元腳不聽使喚的來到恭實的倉庫,恭實緊張的背對著中元。姜宇解釋道這間辦公室是他為特殊客戶設立的,中元覺得自己還做過這麼沒用的事情。中元走出門總覺得有東西還在那間屋裡。恭實收拾好東西辭職了。

金貴道問姜宇為什麼中元一直確認熙珠是否是雙胞胎,姜宇說中元一開始就知道熙珠是共犯,而且熙珠的姐姐很可能是15年前的共犯。金貴道差點沒嗆到,想起當年被英國夫婦領養的侄女漢娜曾說會回韓國找妹妹的。

中元來到餐廳見有人有跟他一樣的童話書,恭實被面前的侍者靈魂嚇得亂叫,幸好中元及時扶住她。恭實緊張的蓋住項鏈,覺得中元就算失憶也是她的防空洞。

金貴道休假去英國找侄女,回來要跟中元說件重要的事。恭麗寬慰恭實會找到好工作的,翰珠想借恭實填簡歷的機會知道她到底出了怎樣的車禍,恭實起身離開了。恭實看到熙珠喊出她的名字,漢娜從一旁走過聽到很吃驚。

陶錫哲說漢娜去過很多地方,想讓她參加秋季畫展。漢娜別有心機的買了跟恭實一樣的太陽型項鏈,引起了中元的注意。

金貴道在英國找老朋友說熙珠沒有漢娜命好,不知道當年她們姐妹相見到底發生了什麼。姜宇聽翰珠說漢娜是英國回來的,似乎想到了什麼。

熙珠來找恭實借身體,想要抓住共犯。恭實剛要答應的時候中元突然抓住她問:「你是太陽嗎?」

第14集
恭實吃驚的問中元什麼都不記得怎麼能找到這來?中元是想問問他為什麼會是恭實最特別的人。恭實謊說自己纏上有錢的中元,而中元則是出於可憐才照顧她這個在考試院裡住的窮姑娘,曾經給過她豐厚的錢,只是玩玩而已。中元覺得記憶中那個人不是恭實說的那麼討厭,好像是很重要一樣。

恭實不承認對中元的感情回屋裡傷心的拿出中元的啤酒,並還給了他。陶錫哲聽到中元想起太恭實嚇了一跳,就幫著他回憶了以前,中元一聽恭實說白瓷危險最後被砸,覺得恭實是個危險的女人。

恭實見姜宇喝啤酒自己卻不能喝,姜宇擔心恭實離開中元又回到原來恐懼的生活了。恭實愛中元的心是不會變的,她決定恢復考試。姜宇認真的說等恭實優秀了就給她當警衛。

巫婆高女士來找恭實談之前的契約,她是做冥媒的。需要恭實召集少女們的靈魂。恭實壯著膽來到墓地,害怕的時候就緊緊地攥著項鏈。

中元拿出金貴道曾準備的錄音,無意聽到恭實的聲音,像觸電了一樣。之後來到恭實曾經的辦公室,卻想不起來什麼。朱聖蘭見中元在恭實原來的辦公室門口,便約漢娜跟中元約會。卻見到恭實跟高女士在一起。高女士見朱聖蘭過去打招呼,朱聖蘭知道高女士是做冥媒的,才確定恭實確實能見到鬼。

金貴道在英國打聽到漢娜做了整容手術,他突然想起在韓國見過。中元見姑姑帶來漢娜,又忍不住的盯著漢娜的項鏈看著。

恭實受到朱聖蘭的侮辱氣憤的對中元旁邊的熙珠說不要再出現了,要不然就說出讓她死去的犯人到底是誰?熙珠哀求的望著恭實,漢娜在一旁緊張極了。中元見此拉著恭實出去,害得熙珠消失了。恭實掙脫中元的手,說以前是他的一百億雷達,就因為中元為她受傷所以才離開,並告誡中元不准纏著她。

姜宇把中元曾經調查熙珠是否是雙胞胎的照片拿給中元,可中元仍沒想起關於恭實的事。在逃的汽車修理工潛進恭實原來的辦公室發現沒人,卻被意外發現的姜宇制服了。中元質問修理工,才知道當時受傷是為救恭實。

恭實質疑自己病後怎麼能見到鬼,高女士說也許是躺了三年,靈魂也飄蕩了三年。翰珠聽恭麗說恭實是在山上遇到墜落,不知為什麼就躺了三年。姜宇跟蹤過恭實,知道她天天去墓地,多麼期望恭實害怕的時候喊他的名字。

朱聖蘭一直撮合中元跟漢娜,陶錫哲見中元一直沒高興過,偷偷地告訴中元說他最喜歡恭實。中元苦惱自己什麼都想不起來,只知道在醫院心臟停止過,後來卻奇跡般地醒了。

中元帶著疑問約恭實見面,問恭實是否見過他的靈魂,說了什麼。恭實雖沒說出口,但中元已經猜到,可自己現在卻沒有喜歡恭實的感覺。恭實說他的記憶已被封印,不要再找了。中元見恭實無所謂的離開,心裡卻不知名的痛。

姜宇用漢娜現在的字體與周會長帶來賀卡的字體核對,發現完全一致。跑出去見到金貴道回來就把此事說了,金貴道透露熙珠和漢娜就是他的雙胞胎侄女。

漢娜陪中元參加菲利斯賓館的創業會,樓下巧遇恭實跟高女士。中元無意發現恭實帶著太陽型項鏈,恭實緊張的走了。

陶錫哲偷偷地告訴中元恭實跟高女士好像有什麼古怪的契約。中元質問高女士後,高女士說他要想找回記憶只要想起醒來的瞬間就行。中元想用錢買下契約,高女士說恭實把一輩子都給她了,是無法估量的。

中元想起項鏈在手中消失的瞬間,這時漢娜過來關心,中元說漢娜的項鏈雖是一樣但不是真的,決定要找回失去的。恭實一直被熙珠纏著借身體,她想扔掉項鏈擺脫糾纏卻被中元阻止。中元警告恭實不准丟下防空洞,恭實的眼睛濕潤了。

第15集
恭實仍不承認對中元的感情,不想讓他找回記憶才沒還項鏈。中元接過項鏈見恭實無所謂氣憤極了,就裝作傷口痛,纏著恭實開車送他回去。

中元被送回家突然哪都不痛了,恭實才知上了當。中元想跟恭實繼續在一起,當她的防空洞。恭實說自己不那麼害怕鬼了,所以中元就不是那麼有魅力了,中元決定要找回其它魅力再次跟恭實和解。中元再次找高女士一次性解決她跟恭實的契約,高女士感歎自己不該阻止他的太陽。中元見恭實準備去墓地,就說她跟高女士的契約和解了。恭實感歎自己不該一個人承受太多,和解了挺好。

突然老奶奶又來找恭實幫忙,中元因為恭實一天趕了他4次很氣憤就跟了去。
恭實發現奶奶的兒子喝的大醉躺在路邊,怎麼叫也不醒,最後只好聽奶奶的意見高喊「全國歌唱比賽」。奶奶的兒子突然跳起來唱著歌,恭實見奶奶不放心的眼神勸大叔早點回家。

恭實不想拖累中元所以才遠離他,因為他們的世界不同。中元想用手牽著恭實,她就會像正常人一樣。可恭實不想再依賴中元,中元覺得自己不要恭實離開。

恭實被咖啡弟的鬼魂領到咖啡店,見到了一個在她夢里長達三年的人。恭實才知道這世界上還存在一個跟她一樣能見到鬼的人。

中元到公司見到金貴道回來很興奮,金貴道承認熙珠姐妹是他的侄女。約來漢娜,漢娜說自己從小在英國長大生活富裕,不會因為錢財傷人的,但熙珠就有可能。而且小時候經常聽熙珠說中元每到聖誕節就回去帶著禮物去孤兒院,他就像王子。

金貴道每個月都會給英國的侄女發郵件,雖然沒回過,但他堅信侄女能看到。留在中元身邊是想替死去的熙珠做點什麼,如果中元覺得不舒服,他就離開。漢娜感謝舅舅金貴道的掩護才在中元面前免除懷疑。恭實在姜宇那得知金貴道的真實身份後很吃驚,決定答應幫助熙珠找出共犯。

恭實答應藉著做中元的雷達,中元不想再提熙珠的事了,熙珠想要保護自己的胞胎妹妹,那麼失去的錢就不能拿回來,也不想再追究了。恭實一再的勸說中元要考慮別冤枉了熙珠,熙珠難過的搖著頭讓恭實放棄吧。最後兩個人意見不統一,恭實又被說滾走開了。

伊玲臨去美國前不甘心的要跟姜宇吃飯,趁姜宇不注意伊玲把準備好的白酒摻進飲料裡。姜宇不知怎麼的有些醉了,卻說出了對恭實的愛意,哪怕恭實在害怕的時候喊一次他的名字就好。伊玲聽了淚流滿面。

恭實拿著畫冊說她要跟一個人去國外核實曾去過的很多地方,恭麗不敢相信竟然還有跟恭實一樣的人。

中元追到機場跟漢娜討項鏈。漢娜說當年熙珠因為卑微不敢接近中元。漢娜就裝成熙珠接近中元,熙珠因為自己生活過得不好竟然連喜歡的人也被搶,就策劃了綁架。中元不敢相信自己的初戀竟是漢娜。

熙珠強行進入恭實的身體,來到機場揭穿現在的漢娜就是熙珠,而死去的才是漢娜。當時押人質的車出了車禍,熙珠拿走項鏈,並要挾漢娜作為熙珠死去,不死就讓中元死,所以漢娜就坐在車裡等著爆炸。

漢娜說自己偷了恭實的身體想要重新生活,希望偷了漢娜的生活的熙珠也能重新生活,熙珠覺得恭實不在中元身邊正和她意。中元見恭實跟漢娜在一起想要衝過去,卻被姜宇攔下。原來恭實的背後戴著竊聽器。恭實質問熙珠漢娜替她冤死她就這麼安心的走嗎?熙珠恍然大悟,面前的不是漢娜是恭實,緊張的說自己並沒有破綻。

這時金貴道拿來所謂的熙珠墓前的小天使,砸碎的時候鑽石項鏈露了出來,中元驚訝極了。這時警察出現逮捕了熙珠。恭實替漢娜跟中元轉達忘記她這個傷痛,漢娜最後解脫了便離開了。

中元準備要好好款待恭實,但恭實決定要和一個人出國遠行。恭實覺得自己在鬼魂裡是明亮的太陽,在中元這卻那麼的討厭,允許她滾吧。中元礙於面子說:「滾吧,太陽」,但看著恭實漸行漸遠的身影卻悲傷的說:「太陽走了,我會毀滅的。」

第16集
恭實告訴中元她要和一個跟她一樣能看見鬼的人一起去尋找她之所以會變成這樣的原因的人走了,中元同意了。

金室長安慰中元,中元瞬間明白他不該讓恭實就這麼走了,於是去找她,可惜錯過了。中元讓金室長給定最快的去美國的票,因為票是兩個小時候的,所以中元很是焦急。

太伊玲要去美國拍電影,在飛機待飛時等姜宇的電話,內心焦急地走動時發現恭實和她坐同一班飛機。她和恭實打了招呼後發現恭實不是和中元一起的,覺得很奇怪。

姜宇找到中元,告訴他在恭實的包裡放了位置追蹤器。正在這時太伊玲打電話過來,告訴姜宇她和恭實時同一班飛機。中元讓太伊玲裝病,太伊玲裝肚子痛拉住了恭實,把恭實騙下了飛機。

宇真又出現在恭實面前,把恭實帶到他媽媽的病房。恭實因為想起中元被刺,所以很嚴肅地拒絕了宇真的要求。與此同時,中元知道恭實的離開是為了尋找她靈魂漂浮的三年的記憶。中元對於恭實如果失去了看見鬼的能力後,防空洞也沒有任何意義而感到茫然。中元告訴恭實,他不會讓恭實走的,如果恭實走,他會告她性侵犯。

姜宇去看太伊玲,被太伊玲偷親了一下,姜宇開始慢慢接受太伊玲的感情。

中元在恭實家陽台等她,說他們之間的關係需要好好整理一下, 沒有正式開始,因此也算不了正式的結束。所以,兩人決定拉著手去約會。恭實帶著中元去吃她常常吃的烏冬面,中元不喜歡卻還是為了恭實吃下去了。兩人散步到公園時,面對街頭的駐唱歌手的輕吟,中元正式挽留恭實對她說不要走,恭實被觸動到了。

兩人路過便利店,中元提議去買啤酒在恭實家兩人一起喝。在中元去買的空檔,宇真出現在恭實身邊。恭實最後還是沒有抵制住宇真的央求,跟著宇真去把宇真要跳天街的媽媽救下來了。中元從便利店出來後沒有發現恭實,打電話也被掛掉,然後用位置追蹤器找到了正在攔下宇真媽媽的恭實。

宇真媽媽被送到醫院打了鎮定劑,剩下中元和恭實獨坐在醫院走廊。中元想了良久,告訴恭實他們只是一起拉過手吃過飯的關係,讓恭實離開他,去尋找她有特異功能的原因。中元離開後,恭實摀住臉痛苦。

恭實滾開的第375天的早晨,中元醒來,整理著裝完畢去公司。會議上決定下個月會去中國上海發展。姑父告訴姑媽中元其實現在還在等恭實,姑媽很震驚。中元時不時地找垃圾桶大叔聊天。大叔總是給他安慰。

金室長生病了,幫中元晚宴預約的地點搞錯了,因此中元早了很久就到了預約地點。此時,恭實正在那家店裡一個人拿著酒杯悠閒地看著夜景,被中元撞見了。中元在恭實背後邀請恭實喝一杯,恭實冷言拒絕說她有伴。中元走上前,問恭實說是誰,是鬼麼。恭實震驚地轉過頭,個中元對視,中元說,是的,沒錯,就是那個勾引我的壞女人。

第17集 The End
中元和太陽坐下來聊天,中元問太陽是否看見鬼,太陽告訴中元她看不見鬼了。兩人聊起最近是否過的很好,太陽告訴中元她現在過得很好。中元因為和世進集團有約,太陽就找理由想先行離開。中元讓太陽離開時喝了兩杯酒,以祝福她再也看不見鬼了,然後太陽匆匆離開。在大廳門口,一個喝醉了的女鬼跟著太陽,原來是那個女鬼想在死的地方喝酒,太陽才過來買酒給她喝的,太陽依舊能夠看到鬼。

在回去的出租車上,太陽被附身了,讓出租車司機去忘憂裡墳墓群,出租車司機正在驚恐時,中元的車趕上了,攔下了出租車,把太陽拉了下來。中元看出太陽被附身了,抱著太陽,讓鬼滾開。

早上醒來,太陽醒來時發現中元就躺在她旁邊,跟他手拉手睡在中元的床上。太陽問中元昨晚有沒有發生什麼,中元說沒有,只是有點兒鬧。中元開始回想昨晚的情景。太陽先被一個要吃冰淇淋的小朋友附身,接著又被樓下的貓附身,最後被一個寂寞的巴黎大嬸附身,中元沒有辦法,只能跟太陽拉手睡覺。太陽在醉酒沒有被附身的情況下,告訴中元她很想中元,只是因為自己還能看見鬼,所以才會瞞著中元她看見鬼的事實。

太陽完全不知道中元已經曉得她能看見鬼的事實,很高興的離開了中元的家。離開時,被去找中元的姑父看見了,姑父告訴姑媽,太陽回來了。

姜宇現在開始做保鏢工作,太伊玲讓她的經紀人一直跟著姜宇偷拍,對姜宇和外交官的夫人有親密接觸很是生氣。姜宇晚上和太伊玲在漢江邊約會,太伊玲想和姜宇一起走紅地毯以公佈兩人的戀愛關係,姜宇糾結著說讓他想想再做決定。

太陽回到她之前住的旅館,想買下那棟大樓。她去中介公司咨詢買樓的事宜,遇到了金室長,她知道了那棟樓已經被中元買下了。他們倆見面商量買樓的事,中元一直讓太陽給自己打電話,太陽一直說等有時間,然後中元很無奈地看著太陽走了。在一旁看著的金室長建議中元想要得到的不需要管什麼順序,直接去追究可以了,中元茅塞頓開,出去追太陽了。

在垃圾桶旁邊,太陽和垃圾桶大叔打招呼,中元告訴太陽他知道太陽能看見鬼的事實。太陽驚訝地發現從來不走的垃圾桶大叔跟著一對母女後面走了。瞭解後知道,那對母女就是垃圾桶大叔的妻女,垃圾桶大叔因為中了樂透可是票丟了,因此身體不適離開人世的。中元為了表示對垃圾桶大叔的友誼,免費讓大叔的女兒婚禮在Kingdom舉行,還提供最好的婚紗。垃圾桶大叔的願望也因此圓滿了,離開了那個垃圾桶。

太陽告訴中元她之所以能看見鬼是因為她曾經在那靈魂漂浮的三年和其他的鬼做了很多約定,約定幫那些未完成心願的鬼完成心願。中元得知她和指向牌的攝影師沒有任何喜歡的關係後,心裡很是寬慰。太陽說,以後我們一起吃飯吧,以後打電話,中元很生氣,讓太陽快點兒打電話。

姑媽身體不舒服,去看醫生後得知自己已經懷孕,她糾結著要不要留下這個孩子。姑媽去找中元,遇到了從中元辦公室出來的太陽。太陽告訴姑媽她想要留在中元身邊,太陽還告訴姑媽,她看見了姑媽肚子裡那個很柔弱的靈魂,需要好好決定是否選擇守護某樣東西,姑媽頓悟。晚上和姑父吃飯時,告訴姑父她懷孕了,姑父激動地對姑媽說愛你。

太陽回家時遇到了幫樓下兄弟家搬家的姜宇,兩人在陽台上互相鼓勵彼此為愛勇敢。

姜宇和太伊玲攜手走了紅地毯,兩人消息終於公開。太陽的姐姐和保安隊隊長約會,確立彼此感情,並談結婚事宜。

最後太陽打電話邀請中元來自己家做客,並向中元表白「我愛你,我不想沒有你然後孤獨傷心,我要去你身邊,你對我來說是特別的,我會在你身邊很愛你,我可以在你身邊做升起的太陽嗎?」中元說,「你這是招待的台詞?我不接受這樣的招待,招待是只能來小會兒的,我沒這種想法,我要一直在你身邊生活」,並把太陽項鏈再次送給太陽,「我一次都沒有放開過你,因為沒有太恭實地球就要滅亡,你是我的太陽」。兩人深情擁吻。最後在互相擁抱聊天中結束。



▶ 評論

▶ 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