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韓劇海德,哲基爾和我線上看

2015韓劇海德,哲基爾和我線上看
2015韓劇海德,哲基爾和我線上看
2015韓劇海德,哲基爾和我線上看
2015韓劇海德,哲基爾和我線上看
2015韓劇海德,哲基爾和我線上看
具瑞鎮/Robin-玄彬 飾 Wonder Land樂園常務,擁有雙重人格 張荷娜-韓志旼 飾 Wonder Land的馬戲團團長兼招牌演員 尹泰株-盛駿 飾 年約三十歲,催眠醫生 閔友情-惠利 飾 毛躁可愛充滿好奇心的大學生 吳珠妍-徐睿知 飾 精神科醫生,具瑞鎮的初戀

劇情概述

本劇改編自韓國超人氣網絡漫畫《哲基爾博士是海德》。講述了擁有兩個完全不同人格(世界上最壞的挑剔男Jekyll和世界上最善良的純情男Hyde)的男人具書真,和分別愛上這兩個人格的女人之間,與眾不同、匪夷所思的三角戀情。

本劇改編自韓國網路漫畫《哲基爾博士是海德!》,是小說《化身博士》的浪漫喜劇版本。講述了一個女孩愛上了截然不同的兩個男人——世上最邪惡的男人傑克爾與世上獨一無二的善良男人海德後,與他們發生的甜美爛漫的三角戀故事。

分集劇情

第一集
Wonder樂園的常務具瑞鎮做了一個令他心跳加速的夢,夢中的他不顧一切去救了一個身陷危險的女人,具瑞鎮從夢中驚醒后覺得十分不可思議,許久之后才平静下來。具瑞鎮來到wonder樂園視察,向手下下令今天禁止售賣氣球、玩氣球,一切都是因為昨晚夢裡的陷阱都是由一個氣球引起。

突然樂園裡可怕的大猩猩逃了出來在樂園里追趕一個女孩,遊客們嚇得四處逃散,被追趕的女孩拉住具瑞鎮乞求他救救自己,可具瑞镇是一個非常膽小的人,他甩開女孩後爬上屋顶嚇得直發抖。正坐在出租車被堵在路中間的馴獸師張荷娜聽到了這一則新聞,她趕到樂園馴服了大猩猩,原来張荷娜是剛從美國回来就任遊樂園馬戲團的新團長,鬧事的大猩猩是她從小帶到大的。

具瑞鎮回想起剛才的驚險狀况,雖然大猩猩的出現讓他很害怕,但他心跳最快的時候竟然是見到張荷娜的一刻,他覺得非常不可思議,他將張荷娜叫來他的辦公室想確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卻發現一切正常。因為大猩猩的事,具瑞鎮向張荷娜提出要解雇馬戲團的事,張荷娜與他爭吵了起來,最终被具瑞鎮氣走了。

有人拍到具瑞鎮在大猩猩出來時甩開求救的小女孩的視频,張荷娜拿到了視頻用其威脅具瑞鎮,具瑞鎮看到視頻後開始哽咽,答應了續約的事。没想到具瑞鎮是一個双重人格,表裡不一的人,他删掉了視頻,繼續要求與馬戲團解約。具瑞鎮向精神科姜博士詢問了發生在身上的奇怪的事,姜博士告訴他已經找到了可以徹底治癒他的方法,具瑞鎮激動的立刻往姜博士處趕去。

為了說服具瑞鎮的張荷娜也來到姜博士的辦公室,卻發現姜博士被人打暈在地,一個黑衣人抓走了張荷娜,黑衣人將張荷娜從樓上推了下去,千鈞一髮之際具瑞鎮的第二重人格路彬出現,他抱起張荷娜與她一起沉入了水中。救了張荷娜之後,具瑞鎮又恢復了原來的人格,將救張荷娜的這一段經歷全部忘记了…

第二集
知道自己救了荷娜的事實之後,瑞鎮直覺出自己變成了ROBIN之後準備與姜博士聯繫,但在英燦那裡得知了博士失蹤的事實。
另一邊荷娜由於事故受到了衝擊出現短期記憶喪失的症狀,她雖然看到了凶手,卻不記得他的樣子了。具瑞鎮希望張荷娜去接受催眠治療,張荷娜以續約為要求,最终在兩人談判之下簽署了十年的合約。具瑞鎮開車送張荷娜去接受催眠治療的路上,張荷娜與具瑞鎮開起了催眠的玩笑,具瑞鎮嚴肅的告訴張荷娜,催眠不是魔術更不是玩笑,希望她認真對待。

具瑞鎮向具會長保證自己一定會找到姜博士,如果找到了姜博士,治療依舊不管用的话,具瑞鎮會選擇自己離開。

接受了一段神奇的催眠治療後,張荷娜成功想起了犯人的穿著打扮與模樣,這一切卻令張荷娜身陷危機,犯人盯上了張荷娜。張荷娜進入Wonder樂園以後被犯人一路跟蹤,張荷娜迎面撞上具瑞鎮以後犯人就不見了,具瑞鎮向張荷娜提出要對她進行證人保護計畫,具瑞鎮给了張荷娜一件頂樓套房希望她住在這裡,並且禁止一切的演出活動。

張荷娜不願意被具瑞鎮監禁在這裡,她質問具瑞鎮為什麼不懂得理解别人,問他是不是喜欢Wonder樂園。具瑞鎮冷酷的回答说Wonder樂園只是自己的東西,喜不喜歡都不重要。張荷娜堅持要去參加馬戲團的演出,具瑞鎮擔心她的安危一路尾隨著她,卻出現了和他曾經夢中一樣的危險場景,具瑞鎮再次路彬附體救下了張荷娜。

第三集
路彬為逃脱追趕,欲從樓頂跳下去,張荷娜拉住了路彬的手帶著他從樓頂滑向對面,兩人成功逃脱守衛的追趕。路彬帶著張荷娜逃到了一所公寓,張荷娜覺得發生的一切都很奇怪,她問路彬到底是什麼人,路彬想起自己和具瑞鎮的約定,他告诉張荷娜自己是具瑞鎮的双胞胎,愛救人是自己的性格所使,請張荷娜不必謝他。

路彬身上被安裝了追踪器,不一會兒守衛們就趕到公寓,他們朝路彬開了麻醉槍,張荷娜替路彬擋了槍暈了過去,路彬抱起張荷娜,上了守衛們的車。催眠醫師尹泰株在做催眠演講,三名學生十分不屑的大笑著,尹泰株把他們叫上台對他們進行了催眠,成功向大家證明了自己之前的觀點。

會長和會長夫人非常擔心具瑞鎮的病,要是被媒體曝光,後果不堪設想,他們一直在想辦法讓路彬消失。下車後路彬一個人被帶到了會長家,會長以十分惡劣的態度質問路彬為何又出現了,路彬稱自己沒辦法回答這樣的問題,讓會長對他不管不問就好,讓他過自己的人生。會長痛斥路彬,稱路彬的人生只是具瑞鎮虛構出來的假象,他對具瑞鎮的人生是個危害,還逼迫路彬吃下藥片。

路彬見父母對自己的態度如此冷漠,非常的失望。路彬從大哥那兒得知姜博士被犯人抓走了,他明白是有人需要自己了。大哥卻說這個世界上已經没有人需要他了,路彬感到心寒,他在具瑞鎮的房間裡逛來逛去,看着這些年具瑞鎮生活的地方,具瑞鎮看的書,牆上的照片,以及花園。來到監控室,他看見了具瑞鎮錄下希望路彬消失掉的視頻,還看見了張荷娜在遇難之前一瞬間具瑞鎮的反應,他突然明白過来,或許是受到了張荷娜的召喚,自己才會出現的。

找到張荷娜後路彬拉著她逃跑了,没跑多遠路彬又被守衛帶回去了,張荷娜也被送了回去。第二天醒來後,路彬已經變回了具瑞鎮,具瑞鎮查看了路彬給他留下的視頻,路彬宣布了第二十條協議:保護張荷娜。

第四集
具瑞鎮明白現在要想讓路彬消失唯一的辦法只有找到姜博士,他在電視台、報紙、新聞等媒體上發布了姜博士失踪的消息。具瑞鎮要讓張荷娜消失,馬戲團也要離開Wonder樂園,他認為只要他見不到張荷娜,路彬就不會再出現。張荷娜收到了路彬發來的預約短信,非常開心的回復了短信,短信卻回到了具瑞鎮手機上。會長找來柳勝延,讓他分擔一些具瑞鎮的事務。無法預料路彬什麼時候出現,會長對具瑞鎮說,他随時都可以拋棄具瑞鎮,除非具瑞鎮的病好起來。

具瑞鎮為了不受會長的管束,威脅會長要去公開自己的病情。馬戲團再次收到具瑞鎮下的解約合同,張荷娜跑去找具瑞鎮,具瑞鎮不肯見她。張荷娜只好偽裝成布偶來到具瑞鎮視察的海底世界樂園,與具瑞鎮面談,具瑞鎮明確的對張荷娜說不想再與她有任何交集,兩人因為路彬争吵起來,具瑞鎮突然心跳加速喘不過氣來,張荷娜上前捂住具瑞鎮的耳朵輕聲的安撫他,具瑞鎮恢復過來後生氣的推倒了張荷娜。柳勝延想用錢收買警察將姜博士的消息告诉他但未成功,他檢到了一張路彬與閔友情的合照,大吃一驚。

張荷娜再次來到尹泰株處治療,承受不住這些天的壓力,張荷娜哭了起來,但她仍願試一試。羅警官给具瑞鎮打來電話說找到了姜博士的研究資料,已經送往尹泰株的辦公室,具瑞鎮掛了電話立刻往尹泰株處趕來。具瑞鎮没能在資料中發現關於自己治療方案的東西,但在尹泰株辦公室發現了張荷娜剛才離開時落下的圍巾,他帶走了它。

大雪天回去路上具瑞鎮遇見在路邊慢慢走回去的張荷娜,過馬路時張荷娜一個走神差點被飛速駛來的摩托車撞到,是具瑞鎮下車拉了張荷娜一把她才躲過危險,張荷娜將自己深思熟慮後的決定告訴了具瑞鎮,她可以離開但是馬戲團的其他成員必須留下來,雖然她離開了但她依然會接受催眠治療,最後具瑞鎮遞给張荷娜一把傘兩人就分開了。張荷娜在馬戲團獨自感傷著,路彬突然出現了,還逗得張荷娜哈哈大笑。路彬代替具瑞鎮簽署了馬戲團的續約,合同上還說明要讓張荷娜住進具家,具瑞鎮第二天醒来後發現這件事後非常憤怒但也無可奈何。

第五集
 路彬威脅具瑞鎮,要是他再敢傷害到張荷娜,路彬就會揭開自己的身份,具瑞鎮氣急敗壞的大喊大叫,到處砸東西。具瑞鎮想和路彬和解,他提出白天是他,晚上是路彬的請求。張荷娜帶著馬戲團成員們為了表演,準備去到下雪的江原道。

夜幕降臨,路彬出現了,他高興的去找張荷娜,他們不知道柳勝延派人偷偷監視著他們,他一路跟着張荷娜還戴上面罩嚇唬張荷娜,張荷娜以為是凶手,激動的揮傘打向路彬,認出他是路彬後哭了出來。張荷娜帶著路彬回了具瑞鎮家,見路彬畫畫不錯,便雇了他做腳本作家。路彬和張荷娜一起來到書店,閔友情一見到路彬就激動的哭了出來。

第二天具瑞鎮醒了過來,張荷娜也從自己床上爬起來,她的身邊擺著一個速寫本,打開後發現是路彬畫的畫,她突然記起昨晚自己喝得爛醉是路彬把她抱回房的,她還邀請路彬一起去参加馬戲團的團建活動。柳勝延的手下把前一天跟踪路彬並偷拍的照片拿给柳勝延看,還告訴柳勝延路彬被兩個女人揍過,柳勝延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張荷娜到尹泰株處接受治療,尹泰株見張荷娜狀態不錯,問她最近是不是戀愛了,張荷娜很羞澀。尹泰株將張荷娜遇害那天拍到的凶手的模糊照片给張荷娜看,然後繼續對她進行催眠治療。

羅警官來找安成文醫生進行調查,被張荷娜遇見,張荷娜覺得安成文看起來很眼熟。到了晚上,具瑞鎮又變成了路彬,路彬醒來後打開手機给張荷娜發了短信然後迅速出現在她家門口,張荷娜補了妝後下了樓上了路彬的車。

路彬開車載著張荷娜離開具家,路彬突然發現有人一路跟著他們,他急忙拐進了另一條道路擺脱了跟踪他的人,剛走沒多遠又有一輛大卡車跟了上來,大卡車步步緊逼,開大卡車的人一心想撞上路彬他們的車,不久路彬想辦法甩掉了大卡車,卻突然撞到牆,張荷娜晕了過去,路彬立刻打電話報警,帶着張荷娜去了醫院。路彬已經變回了具瑞鎮,眾人卻不知道,具瑞鎮只好假装自己是路彬跟著馬戲團到了度假村。具瑞鎮適應不來度假村的環境,還很怕黑,不肯離開張荷娜。

第六集
張荷娜和具瑞鎮圍在火爐邊烤火,張荷娜連打了好幾個噴嚏,具瑞鎮將身上的毯子取下一半蓋住張荷娜,張荷娜以為具瑞鎮是路彬,忍不住對具瑞鎮表白了,話一出口張荷娜就覺得丢臉極了,急忙跑開了。具瑞鎮愣住了,因為自己的心跳動了起來。第二天具瑞鎮先走了,張荷娜認為是路彬拒绝了自己,覺得丢死人了。

尹泰株醫生接到了羅警官的電話,羅警官告訴他已經確定了嫌疑人的身份,而尹泰株此時正和嫌疑人安技師在一起,羅警官急忙開車往尹泰株辦公室趕去,安技師看出尹泰株已經知道自己是嫌疑人,他打傷了尹泰株後逃跑了。尹泰株將安技師逃跑的消息告訴了羅警官,羅警官一路追著安技師到了Wonder樂園。

具瑞鎮擔心張荷娜,換了衣服往Wonder樂園趕去,找到張荷娜後聲稱為了張荷娜的安全把她帶回了家,並要求她在犯人被抓捕之前不要離開家。具瑞鎮費盡心思弄到了路彬的手機密碼打開了路彬的手機,他看了手機裡張荷娜發來的“不要在意表白這件事”的短信,猶豫了一會兒具瑞鎮删掉了短信。

柳勝延將閔友情的照片發到網上找到了閔友情,與閔友情見了面後想打聽具瑞鎮的消息,卻從閔友情口中聽到路彬這個名字。晚上路彬出現後很擔心張荷娜的情况,他得知張荷娜把具瑞鎮當成自己後感到很好笑。因为具瑞鎮删掉了短信,路彬並不知道張荷娜表白的事,面對張荷娜的時候路彬還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張荷娜以為是路彬喝醉後忘了。

安技師已經被逮捕了,張荷娜被帶到警局,見到安技師後張荷娜指認出他就是凶手。安技師突然發瘋般的朝張荷娜這邊撲了過來,張荷娜害怕極了,尹泰株醫生立刻安慰着張荷娜,羅警官批評具瑞鎮没有安慰張荷娜,具瑞鎮被羅警官批評得無力反駁。

第七集
路彬和具瑞鎮吵了起來,他罵具瑞鎮是個把快樂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人。具瑞鎮卻為報復到路彬而沾沾自喜著。

張荷娜下樓來,一臉的悶悶不樂,具瑞鎮問她是否失戀了,張荷娜以為是路彬跟他說了些什麼,具瑞鎮告訴張荷娜路彬不是什麼好人。路彬為了幫張荷娜走出情傷,想了一個法子,讓張荷娜拼命工作,於是他開始支援馬戲團。張荷娜覺得很有負擔,她單獨去找權秘書,問他怎麼回事,權秘書讓她不要擔心。

具會長知道此事後很生氣,他質問權秘書為什麼具瑞鎮要天天去看張荷娜,路彬也喜歡張荷娜,是不是他們兩同時喜歡一個女人。具會長往張荷娜带領的馬戲團的中央舞台趕去,權秘書趕緊打電話通知了具瑞鎮。

具會長要求具瑞鎮把馬戲團演出取消,還要把馬戲團趕出去,具瑞鎮以自己是Wonder Land主人的身份和具會長吵了起来,具會長走後,具瑞鎮又去看張荷娜,還给張荷娜带來了她想要的樂園。

具會長把具瑞鎮單獨叫到辦公室,他說具瑞鎮變了,除非具瑞鎮的病好了,否則不會讓他繼承Wonder Land,具瑞鎮告訴具會長,姜博士還活着,而且多虧了張荷娜,他才找回自己的人生。馬戲團其他成員們告訴張荷娜今天具瑞鎮和具會長爭執的事,他們懷疑具瑞鎮喜歡張荷娜,張荷娜連忙否認。

張荷娜問具瑞鎮為什麼要幫助她,具瑞鎮只說是補償。張荷娜敲開具瑞鎮的房門對他说,希望他以後不要再給她和她的團員們希望了,具瑞鎮稱讚了張荷娜做的企劃案很棒,他並不是為了補償才幫助她。閔友情问路彬,具瑞鎮是不是喜歡張荷娜,路彬一臉不悅。路彬很想張荷娜,他找到她,問她可不可以再给她一次機會。

張荷娜正要說話,交警攔住了闖紅燈的他們,問他們要身份證號碼和名字,路彬不知怎麼回答,交警把他們帶到警局,路彬怎麼都不肯回答身份證號碼,權秘書來到警局支走了張荷娜,替路彬解了圍。

第八集
原來真正的凶手其實是尹泰株,他一直在找機會加害張荷娜。門鈴聲響起,尹泰株整理好情緒,裝作一副溫和友善的模樣打開了門,卻没想到張荷娜帶著路彬一起來了,尹泰株臉色有些不悅,但依然給張荷娜進行催眠治療,路彬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們。

在夢中張荷娜被人追殺,她打不開門,被背後的人掐住了脖子,在驚恐中,尹泰株結束了治療。張荷娜和路彬離開後,柳勝延也到了尹泰株辦公室,柳勝延被尹泰株催眠後,尹泰株從柳勝延口中知道了具瑞鎮並没有双胞胎的事。路彬察覺出尹泰株有些不對勁,他不想要張荷娜再去接受治療。

路彬拉起張荷娜的手向馬戲團的其他成員宣布兩人正在交往的事,收到了大家的祝賀。閔友情爸爸和路彬一起喝酒,他希望路彬將與張荷娜戀愛的事暫時對閔友情保密。

第九集
秘書查到安成根已經被姜熙愛博士接受了三年的催眠治療,具瑞鎮心情很複雜。具瑞鎮準備出門,張荷娜上前攔住他,她告诉他姜博士絕對不可能是凶手,那天她親眼看見姜博士倒在地上。具瑞鎮去找尹泰株,尹泰株也旁敲側擊的告訴具瑞鎮姜博士就是凶手。具瑞鎮在回去的路上腦海裡還一直在回想張荷娜對他說的話。

具瑞鎮一直翻找姜博士的論文,手受傷都顧不上,張荷娜看不下去走上前把創可貼貼在具瑞鎮的手上,具瑞鎮告訴張荷娜,他從來都没相信過姜博士,不僅如此,他誰也不信任。張荷娜用一席話安撫了具瑞鎮。具瑞鎮漸漸睡著了,不久路彬便在這堆催眠論文資料中醒過來了。

路彬接到了閔友情的電話,閔友情現在要以經紀人的身份對路彬進行管理。路彬收到張荷娜的短信,她希望路彬去安慰一下具瑞鎮。第二天早上路彬醒了過來,這本應該是具瑞鎮起床的時間。秘書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因為今天是開理事會的日子,這段時間具瑞鎮的努力就是為了今天。

第十集
尹泰株隱藏在黑暗處監視著路彬的一舉一動,他把路彬看成了具瑞鎮。他給路彬打電話,指揮路彬的行動,把路彬引進了鬼屋。具會長得知今天出席理事會的人是路彬後大發雷霆,為了公司以後生意正常進行,他決定把人格分裂的具瑞鎮送走。秘書忍無可忍,向具會長說出了自己的想法,為人父母在孩子得病的時候應該是想盡辦法治好孩子的病而不是送走他,如果具瑞鎮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不在韓國,他會認為是具會長再次拋棄了他。

路彬被尹泰株引到具瑞鎮被拐騙的地方,路彬偷偷给秘書打了電話,秘書聽到路彬和尹泰株的對話非常焦急,但又不知道路彬在什麼地方。張荷娜一路跟隨著路彬到鬼屋門口,她察覺有些不對勁,趕緊给秘書打了電話,秘書知道路彬在鬼屋後立刻通知了保安組。尹泰株讓路彬離開了鬼屋上了一輛車,張荷娜坐上出租車緊跟在路彬的車後。

尹泰株將路彬引到當年他和具瑞鎮一起被绑架的倉庫,張荷娜一路跟隨路彬到了倉庫的門口。具瑞鎮醒來後被绑在一把椅子上,尹泰株通過電話與具瑞鎮說話,將具瑞鎮催眠,他要將具瑞鎮的回憶挖出來。具瑞鎮非常痛苦,喘不過氣來,這時張荷娜推門進来,幫具瑞鎮解開了繩索。

尹泰株通過監控看到了這一幕,他從倉庫外將門鎖住了,同時按下按鈕開始向倉庫内注入毒氣,尹泰株以為具瑞鎮一定會再次拋棄同伴而逃,没想到具瑞鎮拿出防毒面罩後竟然给晕過去的張荷娜戴上了,尹泰株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戴上面罩後的張荷娜漸漸清醒了一些,具瑞鎮卻快要支撑不住了,他向路彬求救,第二人格路彬出現,跳起砸開了窗户,毒氣慢慢散了出去。警察們趕到倉庫,救走了他們。尹泰株回到了辦公室,他打開辦公室的暗門,原来他將姜博士藏在了裡面,因為姜博士知道了尹泰株的真實身份是李秀賢,所以他把姜博士關了起来。

第十一集
具瑞鎮醒過來了,權秘書激動的跑了出去。具瑞鎮想起昨天他救張荷娜的事,很驚訝。張荷娜推門進到具瑞鎮的房間,她問具瑞鎮到底是誰,具瑞鎮讓張荷娜等在這兒直到他睡一覺醒來就能得到答案。一覺過後,醒來的是路彬,路彬把一切真相都告訴了張荷娜。

看了尹泰株放的監控,姜博士發現了具瑞鎮的病越來越嚴重,她很擔心具瑞鎮的病情,跟尹泰株争吵了起來。路彬和張荷娜都是具瑞鎮的擋箭牌,尹泰株準備讓擋箭牌們攻擊具瑞鎮,看看具瑞鎮在這種情况下會怎麼做。路彬說他和具瑞鎮不是同一個人,具瑞鎮卻告訴張荷娜他和路彬是同一個人,張荷娜帶著這令人震驚的事實回到自己房里,她現在非常矛盾。路彬責怪具瑞鎮没有經過他的同意就告訴張荷娜真相,具瑞鎮錄下視頻向路彬道谢。

張荷娜對具瑞鎮說,她不能接受自己喜歡的路彬就是具瑞鎮的事實,她愛的是路彬,不是具瑞鎮。具瑞鎮反問張荷娜為什麼跟著他到倉庫,是不是因為關心他。張荷娜無言以對。具瑞鎮去尹泰株辦公室找他,希望他能幫助自己。具瑞鎮把自己的病情,和新出現的症狀告訴了尹泰株,尹泰株對具瑞鎮說,這可能是主人格即將消失的症狀,羅刑警準備用李秀賢小時候的照片登上公共電視台,進行全國通缉。張荷娜離開具瑞鎮的家後獨自去了長興,具瑞鎮擔心張荷娜的安全,派人遠遠的保護著她。

路彬醒來後到張荷娜的房間去找她,張荷娜已經不在房間,桌上留下一張字條,上面寫著希望路彬给她一點時間。路彬到尹泰株辦公室找張荷娜,尹泰株把那天具瑞鎮來諮詢他的事情告訴了路彬,現在的狀况是具瑞鎮主人格即將消失的情况。路彬告诉尹泰株,他想起了小時候具瑞鎮的記憶,尹泰株很驚訝。路彬問尹泰株,自己是不是可能會消失。尹泰株卻說,會消失的是具瑞鎮。

第十二集
具瑞振錄了一段視頻给李秀賢,李秀賢坐在一輛汽車裡面拿着手機觀看具瑞鎮錄好的視頻,具瑞鎮在視頻裡面勸說李秀賢發郵件给他,李秀賢看着手機中的視頻内容面色複雜百感交集。具瑞鎮錄下視頻给李秀賢的事情已被許多人知道,許多人都可以從互聯網觀看具瑞鎮錄给李秀賢的錄像。

李秀賢跟具瑞鎮在童年時代一起經歷過非常可怕的事情,多年以來李秀賢將具瑞鎮視為不共戴天的仇人。姜博士已被李秀賢軟禁數日,李秀賢回到家中跟姜博士繼續談論具瑞鎮,有人忽然敲門驚動了李秀賢,李秀賢迅速離開姜博士打開房門。敲門的人是片區民警,不久之前李秀賢的家中經常發出奇怪的聲音,住在隔壁的鄰居不堪奇擾打了電話報警,民警一臉客氣向李秀賢說明來意,李秀賢謊稱之前因為在家中做運動才弄出聲響。

民警相信了李秀賢的話没有進屋檢查,李秀賢關上房門回到姜博士身邊,姜博士身下藏着一件炊具,李秀賢找到炊具猜到姜博士利用炊具敲擊地板製造聲響企圖引來警察,姜博士見李秀賢已經猜到她的意圖,只得保證以後不會再做吸引警察的事情,李秀賢一直在監視具瑞鎮,姜博士勸說李秀賢跟瑞鎮見面。

柳勝延在網上查到具瑞鎮患上精神疾病的信息,為了成為家族的继承者,柳勝延勸說具明漢不要再委以重任给具瑞鎮,具明漢一臉腦怒没有接受柳勝延的勸說,柳勝延只得把具瑞鎮患有精神疾病的秘密說了出來。李秀賢引誘具瑞鎮到劇院跟姜博士見面,具瑞鎮來到劇院改變人格變成路彬,張荷娜心急如焚與路彬通電話,路彬一反常態為姜博士解開了繩索,站在劇院監視室的李秀賢氣急敗壞施放煙霧想困住路彬與姜博士,路彬拉著姜博士成功逃出劇院。

第十三集
路彬帶著姜博士逃出劇院,一伙警察趕到劇院帶走了姜博士。路彬站在劇院大廳深情凝視張荷娜,張荷娜萬分激動主動衝上前摟住路彬。路彬因為張荷娜的原因才良心發現没有傷害姜博士,張荷娜在一定程度上喚回了路彬做好人的慾望。姜博士被一輛救護車拉走,李秀賢悄悄開走救護車再次绑走姜博士。

路彬回到家中向張荷娜談起在劇院的經歷,兩人不知道姜博士再次落入到李秀賢手中。具明漢請來外國精神病專家米斯基醫治具瑞鎮,柳勝延想跟着具明漢一起聽米斯基談論具瑞鎮的病情,一個工作人員站在門外不给柳勝延進房,柳勝延無奈之下只得轉身離去。

李秀賢來到監獄探視安成根,安成根被李秀賢催眠一心只想殺掉鄭萬植,鄭萬植在監獄負責為犯人們理髮,安成根趁著警衛不注意出手襲擊鄭萬植,鄭萬植險些喪命。夜幕降臨,具瑞鎮出門陪閔友情吃饭,閔友情在吃飯過程中問起具瑞鎮跟張荷娜的感情纠葛,具瑞鎮因為接到張荷娜的電話扔下閔友情匆匆離去。

張荷娜在劇院裡面跟警方一起查找李秀賢的下落,姜博士已經失踪再次落入李秀賢手中,警方來到劇院尋找線索以便查到李秀賢的藏身之處。米斯基上門探視具瑞鎮,具瑞鎮跟米斯基見完面改變人格變回路彬,路彬與李秀賢取得電話聯繫,李秀賢提出跟路彬見面,路彬其實是具瑞鎮假扮而成。張荷娜與警方做好準備只等具瑞鎮跟李秀賢見面,具瑞鎮出門之前在衣服裡面安置了竊聽器,張荷娜與警方坐在警車裡面監聽具瑞鎮。

第十四集
具瑞鎮來到李秀賢居住的房間裡面坐到沙發上,李秀賢開始催眠具瑞鎮調查多年一前的一件事情,具瑞鎮扮出被催眠的模樣不動聲色欺騙李秀賢。張荷娜與警方坐在警車裡面監聽具瑞鎮,具瑞鎮已經事先摘下了竊聽器,竊聽器裡面没有任何聲音,辦案民警坐立不安擔心具瑞鎮已被李秀賢控制。

具瑞鎮在被催眠過程中忽然蘇醒過來直呼李秀賢的名字,李秀賢吃了一驚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具瑞鎮跟著站起身子提醒李秀賢不要企圖逃走,警方已經包圍了整幢大樓。李秀賢没有將具瑞鎮的警告放在心中開門出逃,幾個警察站在過道上攔住了李秀賢,李秀賢面色平静拿出手機播放催眠曲,攔路的警察聽著催眠曲陷入到昏迷中,警察隊長趕來的時候李秀賢已經成功逃走。

張荷娜衝進李秀賢居住的房間撲進具瑞鎮懷中,姜博士終於從李秀賢的魔爪逃了出來,李秀賢没有再企圖绑架姜博士,而是將注意力轉移到了鄭萬植身上。鄭萬植不久之前被安成根打成重傷在醫院住院,李秀賢扮成醫務人員順利帶走了鄭萬植。

第十五集
李秀賢闖入具瑞鎮家中,具瑞鎮與張荷娜坐在餐廳裡面準備用餐,房間裡面的電燈被李秀賢關閉,周圍黑乎乎一片如同李秀賢深不可測的心。警方查到李秀賢的行踪來到具瑞鎮家外佈控警力,李秀賢拿出繩索绑好具瑞鎮與張荷娜,具瑞鎮要求李秀賢放掉張荷娜,張荷娜主動願意留下來陪伴具瑞鎮。

警方按照李秀賢的要求找來了鄭萬植,鄭萬植通過遠程視頻與具瑞鎮通话,具瑞鎮向鄭萬植打探多年以前的一件绑架懸案,鄭萬植在視頻中坦承绑架者並非李秀賢的父親。具瑞鎮因為跟鄭萬植談話意識混亂大有轉換人格的跡象,坐在旁邊的張荷娜焦急不安呼喊具瑞鎮的名字,具瑞鎮在張荷娜的呼喊下努力壓制即將轉換的新人格。

張荷娜無微不至陪伴具瑞鎮,具瑞鎮漸漸對張荷娜產生了好感,經過一番思慮,具瑞鎮鼓起勇氣向張荷娜求愛。

第十六集
具瑞鎮經過一番思慮鼓起勇氣向張荷娜表白,張荷娜左右為難没有接受具瑞鎮求愛,具瑞鎮知道張荷娜喜歡的是他的另一個人格路彬,路彬跟張荷娜的關係非常親密,具瑞鎮没有强行要求張荷娜接受他的求愛。

而具明漢跟姜博士談起具瑞鎮的病情,姜博士覺得具瑞鎮已經可以恢復單一的人格,因為張荷娜爱上了具瑞鎮的人格路彬,姜博士擔心路彬一直存在具瑞鎮的身體裡面不肯離去。具瑞鎮來到警局探視李秀賢,李秀賢童年時代做了一些對不起具瑞鎮的错事,具瑞鎮喚醒了李秀賢的良知,李秀賢願意招供認罪。

具瑞鎮離開審訊室的時候,兩個警察向具瑞鎮表達谢意,李秀賢被抓到一直不肯開口招供,直到具瑞鎮出現李秀賢才願意向警方認罪。

第十七集
具明漢要求張荷娜離開具瑞鎮,具瑞鎮的另一個人格路彬已經愛上了張荷娜,如果張荷娜離開具瑞镇,路彬就不會繼續出現在具瑞鎮的人格中。柳勝延電話聯繫到了幾個記者,幾個記者在柳勝延的指引下來到具瑞鎮住處,具瑞鎮的另一個人格路彬是網路上的漫畫家,記者們站在具瑞鎮家門外面想採訪路彬,張荷娜站在屋中通過監控儀器看到門外擠滿了記者,記者無緣無故就找到了具瑞鎮的住處,張荷娜意識到有人泄露了具瑞鎮的私人信息。

具瑞鎮趕回家拉著張荷娜甩掉記者來到天台上,張荷娜喜歡的人是路彬,具瑞鎮開明曉理尊重張荷娜的選擇。李秀賢入獄坐牢,具瑞鎮到監獄看望李秀賢,兩人談起童年時代一起玩耍的往事。張荷娜坐在沙發上回想跟具明漢見面的經過,具明漢不久之前要求張荷娜離開具瑞鎮,張荷娜左右為難陷入苦惱中。

第十八集
路彬不太願意離開具瑞鎮消失,具瑞鎮是主要人格可以一直存在,路彬心知自己要是消失了就再也不能跟張荷娜相愛。張荷娜處於兩難境地即希望具瑞鎮恢復正常,又不希望路彬消失不見,具瑞鎮晚上回到房間裡面睡覺,第二天早上具瑞鎮一覺睡醒猛然意識到還是原來的自己,往常一覺睡醒路彬就會取代具瑞鎮,具瑞鎮吃了一驚意識到路彬可能已經消失不見。

權秘書進屋查看具瑞鎮的情况,具瑞鎮提醒權秘書不要把他當成路彬,權秘書得知具瑞鎮已經取代路彬,心中忽然升起酸楚為路彬消失而難過。具瑞鎮來到電視台主持節目,路彬是知名的漫畫作家,具瑞鎮代替路彬主持節目,張荷娜站在播音室外面無所事事,具瑞鎮在主持節目的過程中讓其它伙伴擺出蛋糕為張荷娜慶祝生日,張荷娜驚喜交加沉浸在幸福中,具瑞鎮一臉笑容盯着張荷娜,監聽耳機忽然傳出一陣噪音,具瑞陣皺了一下眉頭趕緊摘下耳機,不知為何,具瑞鎮臉色變得怪怪的,看起來就像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張荷娜與朋友們在房間裡面慶祝生日,眾人没有發現具瑞鎮已經變成另外一個人格。

第十九集
路彬發現腦海中的記憶一天一天消失,為了防備腦海中的記憶在某一天徹底消失,路彬找了張荷娜提出出門旅遊,張荷娜同意了路彬的旅遊提議,路彬雖然已經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消失不見,但在出發的路上没有向張荷娜透露真相,張荷娜被蒙在鼓裡買了許多食物興高采烈與路彬一起旅遊。

兩人來到一座風景小鎮旅遊,張荷娜與路彬一起在街邊找行人幫忙照相,照完相兩人來到一面塗鴉牆下,牆壁上寫滿了許多遊客留下的文字,路彬與張荷娜寫了一句留言繼續在鎮上四處玩耍。兩人在鎮上玩了半天來到路彬居住的老屋,路彬向張荷娜感概萬分談起跟家人相處的往事,當天晚上兩人在小鎮訂了一間房間過夜。

第二天張荷娜與路彬回到老屋,路彬再次向張荷娜提起往事,張荷娜見路彬將之前說過的話又重複一遍,心中猛然意識到路彬已經漸漸失憶。路彬在失憶之前跟張荷娜在山上埋了一張紙條,張荷娜來到山上挖出紙條,紙條的内容正是路彬知道自己失憶想對張荷娜說的一些話,張荷娜看完紙條内容悲痛欲绝下山回到小鎮,小鎮的塗鴉牆上留着路彬與張荷娜寫下的文字,張荷娜悲痛欲绝無法接受路彬失憶的事實。

第二十集(End)
張荷娜與路彬在教堂舉行婚禮,兩人如願以償成為夫妻。路彬自知不久之後人格將消失,在消失之前路彬錄了一段視頻给具瑞鎮,具瑞鎮是路彬的主要人格,路彬希望自己消失之後具瑞鎮能照顧張荷娜。錄完視頻路彬找來畫紙為張荷娜畫肖像,由於腦海中的記憶迅速消失,路彬發現自己已經没有能力再順利完成畫作。

具瑞鎮代表路彬回公司工作,柳勝延懷疑具瑞鎮不是路彬,具瑞鎮面色平静坐著不動,柳勝延要求具瑞鎮畫漫畫,具瑞鎮在柳勝延的逼迫下拿起一支筆在紙上繪畫,柳勝延以為具瑞鎮畫不出畫,结果具瑞鎮筆法嫻熟畫了一副肖像畫。

張荷娜從網上看到了具瑞鎮發布的漫畫,張荷娜上門懷疑具瑞鎮所著漫畫由他人代替,具瑞鎮否認了張荷娜的懷疑,路彬消失之後具瑞鎮擁有了漫畫能力可以輕鬆畫出漫畫,為了證明自己確實掌握了繪畫能力,具瑞鎮展示電腦屏幕上已經畫好的一些漫畫,張荷娜睹畫思人想起了路彬,路彬已從具瑞鎮的意識中消失不見,張荷娜心中升起悲痛要求具瑞鎮停止作畫。具瑞鎮畫了一幅張荷娜的肖像畫擺在牆壁下面,張荷娜看到自己的肖像畫吃驚不小,具瑞鎮完全掌握了路彬繪畫的技能,路彬已經消失不見,張荷娜最终接受了具瑞鎮。